他是開國少將,岳父是上將,因需要保密,見面從來不談工作

2018年10月15日     473     檢舉

1955年授銜時,有個女人特別高興,倒不是她本人被授予軍銜,而是她的兩個親人都獲得了將軍軍銜:她的父親授開國上將,她的丈夫授開國少將,你說她能不高興嗎?

這個女人,叫周博雅,父親是周士第,丈夫是彭富九。

關於周士第,歷史客棧之前詳細介紹過了,曾是葉挺獨立團第一營營長,在早期的地位比十大元帥都高。今天要重點介紹的,是他的女婿彭富九。

彭富九是江西永新縣人,14歲就參加了紅軍,但沒有在前線殺敵,而是被挑選進了無線電訓練班,畢業後,在紅二、六軍團當報務員。

1935年有一次,賀老總讓他用電台聯繫軍委,可始終聯繫不上,賀老總急了,命令彭富九說:「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一定要和軍委聯繫上,否則,殺我賀某之前,我先要你的人頭!」

彭富九想了半天,最終採用「笨辦法」,24小時輪班守聽,熬了六七天,終於和軍委聯繫上了。賀老總大喜過望,讓參謀長李達給彭富九發了一件大衣,以示獎勵。

賀老總的興奮勁兒還沒過去,又從懷中把一塊日本產的懷表掏出來,送給了彭富九。

彭富九也很興奮,就騎著大馬,穿著大衣,胸前掛著懷表,到處炫耀。那年彭富九才17歲,孩子心性,喜歡炫耀也無可厚非。

彭富九的電台隊還立下一件大功,就是1935年6月的恩施中堡之戰。當時,彭富九破譯了國民黨軍的一份電報,紅軍拿到這份電報後,急行軍至中堡設伏,一舉殲滅了國民黨軍41師,生擒中將師長張振漢。

1947年10月,我軍發動清風店戰役,時任華北軍區二局局長的彭富九,又破譯了一份國民黨軍駐石家莊第3軍的行動計劃。彭富九不但上報了敵軍計劃,還在電報上附上自己對戰事的建議,說石家莊敵軍北上,正是我軍殲滅他們的好時機。

華北軍區司令聶榮臻看了彭富九的建議,說彭小鬼果然有辦法,這主意好!聶榮臻把計劃交給司令部討論,耿飈說:「彭局長的建議很重要,我們能不能打勝仗,主要就靠他的電台了。」

我軍快獲得勝利時,彭富九突然想到一件事,趕緊找到晉察冀野戰軍司令楊得志,讓他給自己一個排的兵力。楊得志問他有什麼用,彭富九說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彭富九帶人去抓到了敵軍的譯電員,逼問出了國民黨軍的通信資料,對我軍的大獲全勝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楊得志非常高興,說:「沒想到你還有這個本事,乾得漂亮!」

1949年6月的衡寶戰役時,彭富九又立下奇功。彭富九奉命要弄清白崇禧所部的行動計劃,他把截獲的白崇禧部所有電報放在一起分析,最後得出結論:白崇禧最有可能率部逃回老家廣西。四野拿到這個報告後,制定了相關作戰計劃,最終滅掉了白崇禧部的主力。

到了1955年,作為無線電戰線的重要功臣,彭富九被授予少將軍銜,跟岳父周士第一起,成為我軍少有的「翁婿將軍」。

周士第的級別雖然比彭富九高不少,但不是彭富九工作上的直接領導,因此從來不問女婿在工作上的事情,見了面只聊家庭生活。那一代人對保密工作還是非常敏感的,不該問的絕不問。

有時兩人的工作單位之間發生聯繫,周士第也從來不用岳父的身份私下找彭富九,而是在自己的辦公室打電話到彭富九的辦公室,有什麼說什麼。

晚年時,彭富九寫了一首詩,叫《青竹頌》——

一世唯青色,

凌霄厭著花。

虛懷節更勁,

清瘦不橫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