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白石一輩子最後一張畫,巔峰之作

2018年10月20日     1,811     檢舉

再耀眼的明星也會有隕落的時候,大師終究會離我們而去,而留下的傳世珍品,更多是一種精神在流傳。

隨著生命最後對藝術和人生的理解更趨完滿,大師們的絕筆之作常會達到出神入化、渾然天成的境界。

何為絕筆?

絕筆,顧名思義,就是人生最後一筆,從此,人亡,筆亡。

1957年9月16日,齊白石在北京醫院去世,留下了一幅幅珍貴的畫作,供後人欣賞。

齊老作過的畫簡直太多了,而在他生命中最後的幾幅畫作,卻顯得意味深遠。

因為最後的幾幅畫,真可謂是神來之筆,登峰造極。

關於他的絕筆之作,過去坊間一直認同白石之子齊良遲先生的說法,即《風中牡丹》是齊白石絕筆。

圖|齊白石《風中牡丹》 1957年

但據美術史家王魯湘的考證,齊白石絕筆之作是那幅藏在張仃家裡的《葫蘆》。

因為齊白石在畫中有題款「九十八歲」,比《風中牡丹》的題款大了一歲。

有人反駁說那是齊白石的筆誤,齊白石逝世時是九十七歲。

但經李可染、張仃、黃苗子等齊白石生前好友和學生的證明、認定,這幅畫更像是他生前最後的作品。

圖|齊白石 《葫蘆》 題識:九十八歲白石

據說當時齊白石為了畫這幅畫,一天早晨起來,沒有人攙扶,他自己從臥室踉踉蹌蹌地走進畫室,站在桌前,畫下了這一幅畫。

因為年歲已高,只能夠憑自己的直覺畫畫,即便是畫了一輩子的畫,但是到最後由於體力和腦力的不支,還是因為神志恍惚而出錯。

我們先看看齊白石先前畫的葫蘆:

再看這幅絕筆我們會發現,齊白石一開始用黃墨去畫葫蘆,畫下正確的一筆,一大一小,一前一後,一上一下。

但當他接著去畫葉子的時候出錯了,把葉子順即也畫成了葫蘆,且葫蘆留白處冒出兩筆淡墨,就好像葫蘆被打了兩個洞。

當畫藤蔓時,又恍惚了,畫著畫著又成葫蘆了。

不僅是畫,就是畫上的字也是不知道怎麼寫。

據李可染回憶,畫到這個歲數糊塗了,連字都不會寫了。

當時寫這個「九」字,就問李可染:「這個九字是往這邊拐還是往那邊拐啊?」

等到寫「歲」字,怎麼也記不起來,就寫成了現在這個錯字。

雖然有疏忽,但是我們可以看到,其實齊白石畫的這幅畫是別有一番風韻在的。

比如說他畫的藤蔓,這藤蔓真是絕了,能夠在不知不覺中畫出葫蘆的成熟、滄桑,把經過風吹雨打後形成的那種彎曲,表現得淋漓盡致。

這也正是體現齊白石老人畫技高超的地方,老人完全是在「糊塗」狀態下用本能在作畫。

用筆用墨已經是天籟,是神在走,而不是手在走,筆墨中包孕的精氣神完全超越了白石老人的身體健康狀態。

也正是因此,雖然這絕筆一直秘藏於張宅從未發表,但它不出戶卻吸引了無數名家來瞻仰,是京城美術界一個赫赫明星。

當年隔一段時間,李可染、鄒佩珠夫婦、黃苗子等人,就要相約來到張宅看看這幅畫。

張仃也總是明白他們來的意圖,在沏上清茶後,恭恭敬敬從畫室取出這張《葫蘆》掛於牆上。

於是大夥兒就開始嘖嘖連聲,如此這般如醉酒似的痴狂一陣。

李可染對這幅畫的評價是兩個字:「絕了。」

鄒佩珠先生對著這幅畫的讚嘆則更絕:「隔日子長了沒看這幅畫,就像得了病似的。」

由此可見,這樣一幅絕筆是何等的境界。

每一種絕筆,都是一種人生,每位名家的絕筆都證明他們曾經在世上活過,畫過,寫過。

各家絕筆賞析:

圖| 王國維遺書

圖|「悲欣交集」四字

圖|潘天壽絕筆詩稿

圖|張大千 《廬山圖》

圖|啟功絕筆

圖|吳冠中絕筆之《幻影》

圖|吳冠中絕筆之《巢》

圖|吳冠中絕筆之《夢醒》

圖|吳冠中絕筆之《休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