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零零年李鴻章在廣東「打黑」,半年就摧毀6萬多人,到底是要怎樣?

2018年10月22日     5,420     檢舉

李鴻章在他短暫的兩廣總督任職期間內,動用了陸軍、海軍以及民兵(鄉勇),高密度大兵力出擊,重拳打擊廣東各地十分猖獗的黑惡勢力,並且從中央要到了特殊政策——「就地正法」的殺人權。

一時之間,廣東各地城牆上、要道旁,紛紛懸掛起血淋淋的首級。

據八國聯軍統帥瓦德西在日記里記載:人們告訴他,李鴻章在廣東處決的「盜匪」,多達五六萬人。這是一個驚人的數字。從1900年1月18日李鴻章到達廣州,到當年7月17日離開廣州北上,只有短短的半年時間,平均每個月的處決人數高達近萬人。

究竟是什麼,令這位已經77歲的風雲人物,如此大開殺戒?

李鴻章剛得到的兩廣總督位子,看似光鮮,卻是一隻「內飾刺刀的籠子」,不僅要面對法國這樣咄咄逼人的外敵,還要對付北京的政敵們。

此前,李鴻章在政治冷宮中,足足憋了4年。甲午戰敗之後,李鴻章一人承擔起了幾乎所有的政治責任和軍事責任,一切榮譽和實權被剝奪殆盡。

1899年11月24日,慈禧太后以皇帝的名義頒發聖旨,任命李鴻章擔任商務大臣,前往各通商口岸考察商務。這一任命,對李鴻章來說是一個重要的信息——解凍開始了。

此時的通商大埠廣東,並不安寧。法國人得到了廣州灣(今湛江)這個「勢力範圍」,開始圈地劃界,頻繁地與當地百姓發生衝突。遂溪的民眾甚至在官員帶動下,武裝起來,與法軍開戰,局面相當混亂。

12月11日,英國駐華公使向總理衙門發出了措辭嚴厲的照會,鑒於廣東盜風甚熾、英輪數被劫掠,英國軍隊將自行打黑剿匪。廣東這個外交糾紛的熱點和難點再度困擾著北京。

此時,從外交、財政等大局出發,必須換上一個有能力和魄力的人,去掌管大清國的南大門。沒有人比李鴻章更合適的了。

於是李鴻章代理兩廣總督的任命,迅速宣布了。

李鴻章要在廣東儘快站住腳,使「朝廷無南顧之憂」,必須解決一個棘手而迫切的問題:社會治安。

「平安廣東」,已經在很長時間內成了一個可望而不可即的夢想。當時,「粵東盜甲天下」是全國人民家喻戶曉的說法,也是困擾廣東歷屆官員的首要難題。」

自入清以來,廣東長期活躍著號稱「反清復明」的眾多地下幫會。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幫會的政治色彩褪去,成了更為純粹的黑道。打家劫舍的「盜匪」與幫派會黨合流,成為典型的黑社會,組織嚴密,裝備精良,聲勢浩大。

「黑道」盛行,不稼不穡,成為廣東社會的巨大問題,民眾不僅要供奉穿制服的政府,還要供奉這些不穿制服的「二政府」,這兩種「政府」的界限也隨著內憂外患頻仍而不斷模糊。

1875年,新任廣東巡撫張兆棟有點書生意氣,宣布嚴禁賭博,結果導致廣東的賭徒大量流入澳門,僅「闈姓」一項,澳葡當局每年就能獲得30萬兩白銀的稅收,自此奠定了澳門博彩業的基礎。

張之洞出任兩廣總督後,得到了國防部部長(「兵部尚書」)、著名的湘軍將領彭玉麟的支持,說服中央同意放開「闈姓」賭博,公開招標,每6年為一個承包周期,承包費用高達440萬元,相當於每年73萬元,掀開了賭博合法化的紅蓋頭。

在出任封疆大吏前,張之洞以高唱道德高調而聞名,如今則被人嘲諷為:「八表經營,也不過山西禁菸,廣東開賭」。

賭博合法化雖然能為政府帶來豐厚的「賭餉」,卻也同時進一步惡化了廣東的社會治安,陷入了「治亂缺錢——開賭增收——更為添亂」的怪圈。廣東黑道漸漸失控,越來越多的地方士紳,為了自保也不得不加入幫會。

黑道勢力壯大,不僅敢於與官軍正面衝突,而且也不放過境內的洋人,西江上不斷發生的劫掠謀殺外籍人士的案件,給了一直謀求勢力擴張的英國人以充分的藉口。

張之洞

1900年1月27日,到任近10天的李鴻章,經中央批准,全面放開了廣東的賭博行業,以廣開財源,籌集包括打黑在內的經費。在大抓賭博這個新的支柱產業的同時,李鴻章開始重拳打黑。

李鴻章的打黑行動,也與前任們手法相似,整頓團練、保甲,派兵清鄉。而比前任們更進一步的是,他設立了專門的打黑機構——緝捕總局,並在各地開設派出機構,分兵五路進行大規模清鄉。而且,李鴻章於3月14日得到了「暫復『就地正法』舊章」的特殊政策。

李鴻章的刀磨得飛快。督撫們向「王命旗牌」行禮,就算是得到了中央的同意,可以就地殺人。

早先,在太平天國運動中,「就地正法」權被廣泛運用,乃至濫用,戰後,中央和地方對此進行了廣泛的討論和爭議,包括李鴻章在內的地方大員們,多數都希望繼續保留自己手中的「就地正法」權,並列舉了種種特殊原因。

如今,李鴻章到任,為了震懾黑道,他再度祭起了「就地正法」的舊招,得到了中央的批准。

拿到了殺人權的李鴻章,在這次打黑中究竟「就地正法」了多少人,缺乏確切的數字。澳門《知新報》曾報道:「半年以來各屬拿獲正法不下數百餘名」,但報道出籠時(1900年3月1日),李鴻章的打黑才剛剛開始,「就地正法」的權力還沒到手。

至於瓦德西的日記里說的五六萬人,似乎又大得比較離譜。

具體的數字,在缺乏「數目字管理」的大清國,永遠是一個解不開的謎了。

可以肯定的,一是李鴻章的確大開殺戒,即使沒有起到震懾黑道、樹立法制權威的作用,也絕對達到了樹立李鴻章本人權威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