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背後的狗血歷史,牽出驚天台灣醜聞

2018年10月23日     2,073     檢舉

乾隆二十三年(1758),海峽對岸的台灣傳來一個令世人譁然的大新聞:台灣軍政最高長官,即福建分巡台灣道德文,在統治管理台灣事務期間,大肆收受賄賂並貪污軍餉財政等。

實事求是地說,官員貪污這種事,在清朝歷代並不鮮見,按理說世人早已司空見慣才對;但主政台灣的官員被曝出這等醜聞,還是挺令人驚訝的。

因為,能代表清政府在台灣實施統治的人,幾乎都是皇室信任的「自己人」。

自康熙二十二年(1683)清朝政府收復台灣以來,台灣長期歸福建省管轄,但政府方面對台灣本土的管理程度是比較有限的:除了負責防衛的駐台清軍外,其他民生政務方面的官僚體系十分薄弱,派出的官員也少。

欽定平定台灣凱旋圖

長期以來,負責管理台灣事務的官員,被稱為福建廈門道,駐地在廈門。中間隔著海峽,鞭長莫及,常駐廈門的道台對台灣的管理顯然是粗放式的,沒辦法細緻入微。

直到雍正五年(1727),清政府在台灣本地設置了台灣道府,駐地台南,台灣的民生事務才得以系統地納入朝廷的管理視野中來。

掐指數來,德文是清廷設置台灣道以來的第十八任。之前的台灣道員從來沒有在任上出現過貪污行為,或者說即便有也沒被踢爆過。德文無疑是第一位被查出貪污的台灣道台。這個消息足夠勁爆了。

但世人的驚愕不止於此,人們順著這條消息,往前梳理德文的履歷,赫然發現:原來此公早在三十年前就因貪污行為被查辦過!

這個更具爆炸性的發現被捅出來,無數人啞然了:「為什麼一個被查辦過的貪官,還能升任到台灣道的位子上去?」

原因很簡單,德文是滿清上三旗的正白旗出身,自帶「貴族」血統。

眾所周知,清代皇室親信有八旗,其中又有三旗屬於親信中的親信,那就是鑲黃旗、正白旗、正黃旗。

正白旗最初由清太祖努爾哈赤設立,後來由多爾袞領軍,順治元年(1644年)清軍入關,正白旗正是沖在最前面的那支隊伍。由此可見,正白旗子弟,在清代算是絕對的「貴族」血統。

《美人無淚》電視劇 多爾袞劇照

雖然多爾袞本人後來因為皇室內部恩怨,被順治皇帝剝奪了親王封號,連墳墓都被掘了。但旗主的個人之禍,並不禍及正白旗整體的地位。只要不是謀逆叛亂,正白旗子弟不管犯什麼樣的小錯,受到的處罰都只是撓痒痒而已。

02

還是來說說三十年前德文是怎麼犯錯被查辦的吧。

早在康熙五十九年(1720),初入官場的德文被派到江寧織造部院下屬的杭州織造府任職,職務名稱為筆帖式。

江寧織造府

看到這裡是不是有些雲里霧裡?簡單解釋一下就明白了:

江寧織造局早在明代就有了,是一個專門為宮廷製造絲織品的機構。沒有這個機構,明清宮廷里的皇親國戚、娘娘妃子都得光溜溜。

所以到了清代,朝廷不但繼承了這個機構,還將它升格了,專門由內務府派員監管。這個機構的頭頭,地位僅次於兩江總督,絕對屬於高官厚祿之位。

那麼清代首任江寧織造部院的一把手是誰呢?那就是《紅樓夢》作者曹雪芹的曾祖父曹璽。

曹璽畫像

後來曹家就成了織造世家,祖孫三代人都榮任織造部門的主事;曹家的榮華富貴,都是在江寧織造院任上獲得的。

您猜怎麼著?曹家也是正白旗出身,清皇室絕對信任的血統。

江寧織造院統管著江南地區大大小小的織造機構,多地設有織造府,如蘇州織造府、杭州織造府。德文任職的杭州織造府,一把手是曹頫,即曹雪芹的叔叔兼繼父。

關於曹頫的身份,事關《紅樓夢》和曹雪芹,在此特別解釋一下:

曹頫畫像

自從曹璽擔任首任江寧織造院一把手後,其子曹寅、孫曹顒後來都分別接班了。曹寅就是曹雪芹的爺爺,曹顒就是曹雪芹的生父。

但曹寅、曹顒父子倆都命不長,相繼過世了。尤其是曹顒英年早逝時,他的妻子肚子裡正懷著曹雪芹。所以說,曹寅這一支曹家後裔蠻慘的,只剩婆媳二人存世,外加一個還在娘肚子裡的曹雪芹。

這時候康熙皇帝本人為曹家送來了關懷:他親自做主,要求曹寅的兄弟曹荃,把他的其中一個兒子也就是曹頫,過繼給曹寅的遺孀也就是曹雪芹的奶奶做兒子,由他來擔任曹寅這一脈曹家的家長。

所以說,曹頫本是曹顒的堂兄弟,但後來卻成了曹雪芹的繼父。

當然了,曹頫不但繼承了曹顒的家產和遺腹子,還繼承了曹家的世代官職:織造府主事。亦因如此,德文才能與之搭檔。

歷代紅學研究有觀點認為,曹頫是《紅樓夢》中賈政的原型;也有觀點認為他是賈寶玉的原型。篇幅所限,關於文學方面的話題,我們就此打住。

《紅樓夢》劇照 賈寶玉和賈政

話說德文和曹頫搭檔,主政杭州織造府。德文的職務「筆帖式」,其實相當於曹頫的幕僚,主要做一些文書工作,尤其是將漢字公文翻譯成滿文上報。

同是正白旗出身的德文和曹頫,兩個人相處起來特別多共同語言。這個說:「想當年,咱們的祖上正白旗將士們,跟隨多爾袞出生入死,不就是為了圖個榮華富貴嗎?」

另一個不僅完全贊同,而且指出了實現榮華富貴的現實路徑:「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咱們在任上就該想方設法多發財。」

聊來聊去,德文和曹頫彼此達成了一個共識:向江南地區的各處織造驛站索賄求財。並且他們說到做到,主動出擊要求驛站話事人送錢,後者內心怨恨,但不得不遵從。

就這樣,德文和曹頫各自收受了不少銀兩:曹頫收銀三百六十七兩二錢,德文收銀五百十八兩三錢。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