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愛搭不理,現在高攀不起!看港珠澳大橋總工這樣「復仇」老外

2018年10月25日     103,283     檢舉

「如果可能的話,(通車時)我想在大橋上跑一次。到現在為止,我的紀錄是46.3公里。港珠澳大橋全長55公里,我想我應該能跑下來。」

去年港珠澳大橋實現全線貫通的時候,大橋總工程師林鳴正好60歲,面對這份來之不易的禮物,他已經開始暢想通車的日子。

這一天總算來了,就在今天上午,這條跨越伶仃洋,東接香港、西接珠海、澳門的海上「巨龍」終於騰空而起,正式通車!

一橋飛架東西,天塹變了通途!

55公里跨海大橋+6.7公里海底隧道,從動工到通車,林鳴帶領著4000人的鐵血軍團「9年磨一劍」,終於將這份傑作擺到了世人面前。

2009年12月15日,動工建設;

2017年7月7日,港珠澳大橋主體工程全線貫通;

2018年2月6日,港珠澳大橋主體完成驗收;

2018年9月28日,進行粵港澳三地聯合試運;

2018年10月24日,上午9時正式通車,駕車從香港到珠海、澳門僅需30分鐘。

4分鐘帶你看懂港珠澳大橋到底多厲害↓↓

這個消息不僅讓國內網友為之一振,還驚艷了全世界。

國際隧道協會隧道專家漢斯·德維特(Hans de Wit)認為港珠澳大橋工程是「全球最具挑戰的跨海項目,其中島隧工程是迄今為止最為複雜的一項工程」。

2015年時,英國《衛報》還將其評為「現代世界七大奇蹟」。(其餘六大為北京大興機場、沙特的吉達王國塔、麥加的Abraj Kudai酒店、烏克蘭的切爾諾貝爾核反應堆新石棺、英國倫敦的橫貫鐵路、法國巴黎名為Grand Stade FFR的國家橄欖球場)↓↓

港珠澳大橋今日的美麗、雄偉,世人有目共睹,但所有的盛讚、榮耀背後,林鳴一刻也沒忘記當初的那些嘲諷和羞辱。

他就是要賭氣贏一回,將那些嘲笑過他的人狠狠拍在沙灘上。

今年61歲的林鳴是我國著名的橋樑專家,能接手港珠澳大橋工程,可能也源自他跟珠海的特別緣分:在他整整40年的職業生涯里,第一個作品是珠海大橋,第二個是在珠海的淇澳大橋,加上這次的港珠澳大橋,他已經「三下珠海」。

雖然建橋樑是專家,但在隧道工程方面,林鳴從未涉足過,可以說是十足的「菜鳥」,而港珠澳大橋中他負責的恰恰是最具挑戰性的「島隧項目」。

項目一開始,林鳴就把家從北京搬到了珠海,因為工程的建設難度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期。

港珠澳大橋的海底隧道是全世界唯一一個深埋沉管隧道,由33節沉管對接而成,每節沉管重達8萬噸,相當於一艘航空母艦。在海底深處對接,誤差只能是幾厘米。

「33節沉管,裝上去,對接好,像連續33次考上清華,難度可能還要更高。」

而在港珠澳大橋之前,我國的沉管工程加在一起不到4公里。當時我們的海底隧道技術,在不少外國專家眼裡,「就相當於小學生的水平」。

大橋通車現場圖。

技不如人,只能低頭苦學!

當時世界只有2條超過3公里的隧道,一個是歐洲的厄勒海峽隧道,還有一個是韓國釜山的巨加跨海大橋。

2006年,林鳴前往韓國釜山,希望學習類似工程的建設經驗。然而在林鳴向接待方誠懇地提出「能不能到附近去看一看他們的裝備」時,卻被一口回絕。最終,他們只是乘坐交通船在數百米處轉了轉就悻悻而歸。

接下來,林鳴找到了當時世界上海底隧道技術最尖端的一家荷蘭公司合作,結果人家拋出了天價:1.5億歐元!當時約合15億人民幣。

談判過程異常艱難,最後一次談判時,林鳴做了妥協,他希望花3億人民幣只換一個項目框架。

但是,荷蘭人戲謔地笑了笑:「我給你們唱首歌,唱首祈禱歌!」

一句話將林鳴團隊的尊嚴碾壓殆盡。

而在他們突破港珠澳大橋深埋沉管隧道技術後,當時開出天價的那家公司又特意邀請林鳴去做交流,還在公司升起了中國國旗,當然這些都是後話了……

 

「人生處處都是坑。」合作接連泡湯後,林鳴覺得當時的無助和沮喪用這句網絡用語表達再貼切不過了。

從那時起,他就打定主意:「誰都靠不住,只有靠自己。」

沒日沒夜的論證、成百上千次的試驗、一項項技術創新和系統集成……林鳴就這樣率領團隊「摸著石頭過河」,開啟了鑄就超級跨海通衢的逐夢之路。

組成隧道的33節沉管,林鳴給它們一一標上了序號。從E1到E33,每一節都有自己的故事。在林鳴眼裡,這些就像他的每一個孩子。

工作中的林鳴(中)。

沉管的安裝,是一個相當複雜的工程,要從工廠把這個重達8萬噸的「大傢伙」通過船運到施工地點,然後再精準沉放到指定位置,並與前面的沉管對接。

每一次都需要幾百人共同上陣,光是從工廠拖到施工點,都需要好一陣折騰。

2013年5月1日,歷經96個小時的連續鏖戰,海底隧道的第一節沉管安裝成功。

然而,第一節的成功並不意味著後面32節的安裝都可以簡單複製。嚴苛的外海環境和地質條件,使得施工風險不可預知。

工作中的林鳴(左一)。

2013年年底,在籌備第8個「孩子」——E8沉管安裝的關鍵時刻,林鳴因勞累過度鼻腔大出血,4天內實施了兩次全麻手術。

醒來後,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了解沉管安裝的準備情況。未等身體恢復,他又匆匆回到工地,晝夜監控施工全過程。等沉管順利沉放對接後,林鳴才下船複查身體。

「工程建設就像走鋼絲,每一步都是第一步,每一節都是第一節。」這句話一直深深地烙印在林鳴心中,也成為他堅定的信條。

在林鳴看來,命運最曲折的是安裝第15個「孩子」——E15。

由於惡劣的海況和橋底回淤,E15曾兩次被拖回工廠。第三次,團隊申請到有關部門的支持,珠江口的采砂企業全部停工,這樣才順利完成了安裝。

「幾乎每一節沉管都有故事」,從2013年5月的第一節到2016年10月的最後一節,3年時間,林鳴總算是順利安置了每一個「孩子」。

中國工程師也用這份優秀的答卷向世人證明:很多事情,我們自己就可以做到!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