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一輩子無法忘懷的願望,差之毫厘,謬以千里居然損失於一紙文憑!

2018年10月25日     444     檢舉

1965年3月,毛澤東在會見敘利亞客人時坦率地說:「像我這樣一個人,從前並不會打仗,甚至連想也沒想到過要打仗,可是帝國主義的走狗強迫我拿起武器。」幾十年,在外國人眼中,他是一位軍事家,抑或是政治家。其實,這都不是毛澤東所希望去做的事情,也就是說,這些不是他的職業夢想。

毛澤東最大的志願,首先是當一名教師,其次是去當記者。

1921年初,毛澤東在新民學會討論「會員個人生活方法」時說:「我可願做的工作:一教書,一新聞記者,將來多半要賴這兩項工作的月薪來生活。」——他確定要靠這兩個工作來「生活」——謀生。

然而,這個願望,他至死都沒有改變。

1957年5月,毛澤東在會見蘇聯領導人伏羅希洛夫時表示:「我不想乾了,太複雜。我想去當大學教授。」「當主席太複雜,麻煩人。我是想退下來當個大學教授。」

有意思的是,在歷史上,他還真曾經有過一個去大學當教授的機會。

那是1921年的事情。

(與中國共產黨同齡的廈門大學)

1921年6月,福建廈門大學成立,校長林文慶走馬上任,求賢若渴,給梁啟超等賢達寫信,請他們幫助推薦一批優秀教員。梁委託眾學生和好友尋找賢才,並給蔣方震、張東蓀、舒新城三人寫信說:

「林文慶新任廈門大學校長,旬日前有書至,托為物色國文、國史、地理教授三四人,吾已復書,謂若不以通閩語為條件,必能設法應命,但吾心目中現尚無一人,請公等即預備。」(丁文江、趙豐田編的《梁啟超年譜長編》,上海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943頁)

於是,一位湖南籍的師範生列入視野,此人就是毛澤東。

但是,毛澤東最終沒能成行。

為何?毛澤東的文憑太低。

11月23日,舒新城給梁啟超寫了一封信,信中主要講中國公學的事。在信的末尾寫道:

「函詢湖南自修大學,此事全由毛澤東一人主持,毛與獨秀頗相得,且只在第一師範畢業,未必能來,即來亦無何種效用也。南開、清華望公努力進行,至於廈門大學缺教員,此時實無辦法。」(《梁啟超年譜長編》第940頁。)

舒新城何許人也?

舒新城,湖南漵浦人,和毛澤東同歲,都曾是楊昌濟(湖南高等師範學校倫理學教授,兼任一師修身、教育學教員,後成毛澤東嶽父)的學生,1917年畢業於湖南高等師範學校,正在湖南省立一中擔任教務主任,與毛澤東熟悉。舒新城信中提到毛澤東,即是對梁啟超讓他為廈門大學物色教員一事的順便回答。

由於文憑太低,毛終未成行。

廈門大學與中國共產黨同齡。此時毛澤東已是剛成立的中國共產黨湖南支部的書記。如果梁啟超等人學了蔡元培延請無學歷的陳獨秀擔任北京大學文科學長那樣,不拘一格降人才,那麼毛澤東會不會去廈門大學呢?這還真難說不會二字。

因為,就在這年年底,毛澤東在補填「少年中國學會會員終身志業調查表」時,在「終身欲研究之學術」欄中,仍然鄭重填寫了「教育學」三個字;在「終身欲從事之事業」欄中,填寫了「教育事業」四個字,在「將來終身維持生活之方法」欄中,填寫了「教育事業之月薪報酬及文字稿費」。

因此,毛澤東完全有可能來廈大的。

如果他當真來到廈門大學,享受著400元大洋的月薪,會不會改變自己一生的軌跡,也由此改變整個中國的歷史?在若干年之後,有人感慨地說:幸虧梁啟超等人看不起低學歷,毛澤東也被文憑、學歷給耽誤過,若是他們學了蔡元培,毛澤東去了廈大,如鄧小平所言,中國革命可能還在黑暗中摸索多年。

在當時,無論是梁啟超還是蔣方震、張東蓀、舒新城,哪一個不是胸懷大志,哪一個不是想改變中國歷史?這些社會聲望遠在毛澤東之上的知識分子,誰也沒意識到,他們書信中偶然提及的這位「師範畢業生」,不但最終改變了中國歷史,也改變了中國知識分子的命運。

一紙師範生的學歷毀了毛澤東的大學教授夢,卻讓他成為了國家主席和黨的領袖,最後成就中國多了一位寫進世界史的超級偉人。有意思的是,即使到了晚年,毛澤東的教書夢還是沒有破滅。在「文化大革命」中,林彪給他封了「四個偉大」(偉大導師、偉大領袖、偉大統帥、偉大舵手),他說,他只要「導師」一詞,其他統統去掉。他甚至多次對衛士李銀橋說:「毛澤東也是個普通人,他也沒想到他會做黨和國家的主席。他本來想當個教書先生,想當個教書先生也不容易呢……」流露出對教書當教授的深情嚮往。並且,他規劃退休後,「將來擬研究近代史」。

但是,身為黨和國家領導人的他日理萬機,再想去教書,完全不成,行不通了。

毛澤東生前沒去當大學教授,竟毀在一紙文憑上,成了他一件憾事,至今令人多少有些唏噓:文憑真的等於能力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