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中國最牛逼打工仔:熱愛國家拒絕加入美籍,自己虧掉兩千萬卻幫香港掙得三萬億

2018年10月25日     20,843     檢舉

說到中國的打工皇帝,一般人想到的都是李嘉誠的手下大將霍建寧,或者是曾為中國前首富陳天橋和福建首富陳發樹效力的唐駿,甚至現在也有人稱騰訊的總裁劉熾平是打工皇帝,其實在中國還有一個人更配得上這個稱號。

他是香港金融界華人第一人,30歲成大區經理,被世界排名第一的美國花旗銀行看中,力邀他赴美擔任總行副主席,卻因為要加入美國國籍被他斷然拒絕;他曾自降2000萬年薪擔任香港財務司司長,在他的兩年任期中,香港GDP增長了3萬億;他還和中國的跳水女皇伏明霞喜結良緣,結婚16年依然恩愛,他就是香港的「財神爺」——梁錦松。

從面臨退學的差等生到高考狀元

梁錦松祖籍廣東順德,說起來還和碧桂園老闆楊國強和美的集團的創始人何享健是老鄉。他的父親是1949年從從家鄉來到香港闖天下的農民,做過酒店的服務員,後來通過自己努力從底層爬到了工薪階層。1952年,梁錦松出生,他在家裡9個孩子裡排行老三,小時候的梁錦松非常調皮,有時還會逃課,但他還是憑藉著自己的聰明勁考上了香港盛產精英的英華書院。

中學時代的梁錦松依然很貪玩 , 由於把大把時間都花在打桌球上 ,高二的升學考試只有13分,被學校裁定留級或者退學,幸虧他的語文老師陳耀南和校長艾禮士慧眼識珠,力保他升入高三,梁錦松才脫離險境。受此挫折再加上高考來臨,梁錦松在學校里發憤讀書,一年後以高考文科狀元的身份考上香港大學,在社會科學院攻讀經濟及統計學專業。有人問他學業突飛猛進的秘訣,梁錦松笑著說:「這和桌球一樣, 懂得輸, 才會贏」,而這句話也成了梁錦松終生的座右銘。

作為社會科學院的學生,從那時起,梁錦松就對國家大事格外關心,他1970年參與「認中關社」活動,心懷祖國,還上過井岡山考察,是港大學生會內「國粹派」的風雲人物。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1973年梁錦松畢業的時候,正好趕上花旗銀行改革,改變了之前一直只在內部培訓人才的策略,開始聘用香港的大學畢業生為銀行練習生加以培訓,就這樣梁錦松成為新政策的受益者加入了花旗銀行。

出道即是巔峰,華人銀行家第一人

很快,梁錦松就展示了自己的才華,加上他特別勤奮和刻苦,在入行兩年後就被公司委派到菲律賓接受外匯買賣培訓,成為香港第一代精於外匯買賣的高手。膽大心細,判斷準確,使他在外匯買賣上無往不利,成為罕見的「常勝將軍」,為花旗銀行賺得大筆的利潤,梁錦松也從此在職場平步青雲。1992年,梁錦松升任為花旗銀行香港區行長,1996年,花旗銀行甚至力邀他擔任花旗銀行總部的副行長,不過前提是梁錦松需要改為美國國籍,但是熱愛祖國的梁錦松一口拒絕了。在這之後不久,梁錦松就加入美國大通銀行,後升職為摩根大通亞太區主席。

在花旗銀行23年的時間裡,有一段經歷是梁錦松不得不說的。上個世紀80年代後期,在許多外資銀行仍不太願意與中資銀行合作時, 花旗銀行卻率先垂範。與此同時,在梁錦松的安排下,花旗銀行又為內地籌辦了不少財經培訓課程, 當時正值中國改革開放的高潮, 中國人民銀行和財政部等財經部門官員急需增加對國際市場的認識, 這些課程簡直就是 「及時雨」。後來內地很多獨當一面的財經官員, 都曾經在花旗上過課, 而梁錦松本人也親自授過課。有消息說,梁錦松在擔任香港財政司司長之前, 中國銀行行長劉明康曾計劃邀請他出任香港中銀集團的顧問委員會成員, 為香港中銀的重組及日後上市出謀劃策, 而他是極少數有此待遇的香港銀行家。可以說,梁錦松對銀行的各項服務都了如指掌,是金融界不多見的高手。

棄商從政,自降2000萬薪水

2001年5月2日,梁錦松棄商從政,出任香港特區政府財政司司長,每年的薪酬亦由2000多萬港元縮減至240多萬港元。據梁錦松最近一次接受媒體才採訪時表示,他當時放棄的收益甚至超過九成,當記者問及原因時,他表示自己當時是單身,一個人不需要太多錢;二來他相信一句話:賺的錢不是你的,用的錢才是你的。很早他在朋友聚會的時候,大家討論以後的墓誌銘怎麼寫,他就希望自己是一個對社會作出貢獻的人。

梁錦松加入港府後,是時任香港特首董建華的手下愛將,被看作是董建華自組班底的重要助手。由於作風平易近人,沒有官氣,梁錦松新上任時受到市民歡迎,香港記者叫他「阿松」,香港市民見到他時也直呼「阿松」。

2003年7月,梁錦松以個人理由辭職。儘管任職時間不長,但在財政司司長任內,香港正處於金融風暴後最低落時期,梁錦松迅速進行一系列措施,力挽狂瀾,2003年,香港經濟得到了回升。在他任職期間,3年GDP收入總和超過了3萬億。

與跳水女皇結緣,重歸商界

在商政兩棲走入人生輝煌的梁錦松於2002年和中國的跳水皇后伏明霞忘年之戀並共結連理。從小體訓的伏明霞生活艱苦,很少享受家庭關愛,文化知識並不豐富,因此她希望伴侶成熟而有學識,而帶來了名利和爭議的跳水生涯更讓她渴望真實而平淡的婚姻。輝煌已然過去,女人最終還是要找一個歸宿。這個說著一口不標準國語的財政司司長恰逢其時,輕聲細語地闖入她的視野。而梁錦松描述兩人的婚姻起始更浪漫得一塌糊塗:「我和阿霞第一眼都有一種觸電的感覺。」

在這之後,離任港府財政司司長四年之久後的梁錦松加入黑石投資集團,使他再次成為中外資本市場溝通領域的要人。從政期間所積累的人脈,以及在退出政壇後的謹慎心態,使梁錦松寶刀鋒利更勝當年。他幫助黑石在短短的三周內,在美國上市之前的關鍵時刻,在中國外匯投資有限責任公司尚未掛牌之前,就投資了30億美元獲得了黑石10%不到的無投票權股權,被稱為中國外匯投資史上一個歷史性的事件。

2014年2月,梁錦松加入香港財團南豐集團,出任新設立的行政總裁。他至今仍活躍在內地和香港的的經濟圈,他希望團結香港人,能夠提出一個長遠的正確方向,借著國家的支持,特別是現在提出的大灣區的概念,來引導香港年輕人,把眼界放得更遠;多年來,他一直關注教育問題。十多年前,他參與了香港教育制度改革。2016年7月,身為香港南豐集團總裁的梁錦松「重出江湖」,牽頭成立了「教育2.1小組」,彙集17名社會各界知名人士,研究如何改善香港教育。 如今,他又對許多關係國計民生的經濟問題獻言獻策,這個「懂得輸, 才會贏」的香港銀行界最成功的華人管理者,中國最牛的打工仔,始終保持著一份對社會、民族的責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