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地球最傷感,最動人的獅子石雕

2018年10月27日     676     檢舉

位於歐洲瑞士,1792年法國大革命,暴民攻擊法國巴黎杜伊勒利王宮時,為保護法王路易十六及王后,786名瑞士僱傭兵無論軍官士兵皆全體戰死。在那群瑞士僱傭兵中就有許多琉森人,因此,鑿刻在山麓岩石上的這尊獅子紀念碑又被稱作「琉森之獅」。

雕像刻在一個淺穴里,一頭瀕死的雄獅帶著哀傷和痛苦,無力地匍匐在地,一支銳利的長箭深深地刺入背脊,邊上還有一些折斷的槍和帶有瑞士十字的盾牌。整座紀念碑給人以強烈的藝術感染力,被美國作家馬克·吐溫稱為「世界上最哀傷,最感人的石雕」。

瑞士琉森被譽為歐洲最浪漫優美的小鎮,該鎮湖邊山岩上有一座垂死獅子的雕像,馬克·吐溫1880年曾寫道,這是世界上「最令人哀傷和感動的石頭」。他如此抒懷,其實挑動了人類軍事史上一個至今意義重大的形態問題,也是牽涉軍事倫理思考的微妙問題,即人類忠誠和英勇本身的價值。

「哭泣的獅子」雕像是為了紀念法國大革命中為保衛法王路易十六駐蹕的杜伊勒里宮而英勇戰死的瑞士僱傭兵,由丹麥雕塑家伯特爾·索爾瓦爾德森設計,於1821年由盧卡斯·埃霍恩完成。

自13世紀起,歐洲各領主和城邦最愛雇用瑞士僱傭兵。通過在百年戰爭和勃艮第三次戰爭中的優異表現,貧苦山民為主的瑞士士兵展現其特有風格:英勇、忠誠、堅忍不拔、無愧職守。

1789年10月6日,路易十六及王后瑪麗·安托瓦內特被市民脅迫,從凡爾賽宮遷回杜伊勒里宮居住。1792年,法王密謀逃亡國外的計劃被發現,8月10日,憤怒的市民,夾雜著起義士兵(注意這點,他們都是法國人,是國王的士兵,某種意義上說,是逃兵)及街市流氓,像怒潮一樣攻擊了杜伊勒里宮。瑞士僱傭兵禁衛軍團不僅人員短缺,而且缺少彈藥,但在人數遠超己方數倍的攻擊者衝擊宮門時,這些習慣了有進無退的瑞士人還是立即應戰,拒絕投降。

他們逐步被壓縮到宮牆下的工事之內,最後被驅趕到廣場噴泉一帶。直到最後一刻,他們依然浴血戰鬥。據統計,當時戰死者和被屠殺的傷兵約600人,其後,又有200名彈盡被俘的士兵被處死,成功突圍者僅100人。全部軍官幾乎都當場戰死,宮防最高指揮官卡爾·約瑟夫·馮·巴赫曼少校經正式審判後被斬首,他身著紅色禁衛軍軍服從容赴死。

這段真實的軍史提示了一個人們容易忽略的問題:僱傭的職業關係並不能貶損軍人職業倫理的價值,忠誠、勇敢、無畏無懼的奮戰,這些職業的品行與僱傭關係不構成矛盾。而後興起的基於民族忠誠的全民戰爭,儘管有其自身的道德設定,也不能消除軍人職業本身的崇高價值。

​垂死的獅子身上,插著被折斷的矛槍,頭枕標誌法國王室的百合紋樣的盾牌,痛苦、節制、驕傲而莊嚴,有著不亞於古希臘雕塑的內涵和震撼。瑞士人滿懷深情地鐫刻下他們的心意——「獻給瑞士的忠誠和英勇」,提示過路的各地遊客:到此請停下幸福的嬉笑和腳步,為天堂中安睡的獅子默哀一分鐘罷,他們的奮戰或許逆歷史的大潮,但有限的人類能展現的品質,還有什麼有過於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