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木真的魔咒,元世祖的二次遠征,成就了日本的「神風」神話

2018年10月27日     1,229     檢舉

成吉思汗鐵木真曾揚言:讓藍天之下都成為蒙古人的牧場。在他死後,蒙古騎兵也不負厚望,在征服了大金國後,蒙古騎兵還在歐洲掀起了讓歐洲人驚懼萬分的"黃禍"洪流。​元世祖忽必烈時,放眼天下,也就只有頑抗的南宋和小小的日本,未成為蒙古人踏青遊獵的場地了。

按照成吉思汗的遺志來看,這肯定是不行的,對於胸有抱負的世祖皇帝來說,這自然也是不允許的。因為南宋攻略的停滯,忽必烈暫緩了對宋朝的攻擊,目光轉移到了東邊的日本上。

蒙古人對日本的入侵絕對是一場意外,本來忽必烈並未留意這麼一個小小的島國存在,1265年,卻有一個在蒙古做官的高麗人趙彜,為了討世祖歡心,就對忽必烈說,高麗的東邊有個日本國,漢唐的時候都來朝貢中國,現在蒙元立國,日本理應依照舊例朝貢,建議忽必烈遣使去招諭日本。日本就這麼被世祖皇帝惦記上了。

當時的日本可能打死也想不到,就這樣被一個小人因為邀功邀到了自己頭上。第二年,忽必烈派兵部侍郎黑的和禮部侍郎殷弘出使高麗,叫高麗的元宗幫忙去招諭日本。

元宗心裡有點不願意,這也難怪,蒙古萬一和日本鬧起來對他沒好處,就算不鬧,如果日本人朝貢蒙古,怕也影響到自己在蒙古的地位啊。元宗派了樞密院副使宋君斐,侍御史金贊,陪同蒙古使者出使日本,到了巨濟島後,見"大洋萬里,風濤蹴天",便勸說蒙古使者回家了。

對高麗這種不熱情的態度,忽必烈自然很不高興,他再次派黑的和殷弘出使高麗,並發詔責備元宗。這次元宗可不敢怠慢了,緩住了蒙古使者後,急忙派了起居舍人潘阜,攜帶忽必烈的詔書及高麗國書前往日本。1268年正月,潘阜抵達日本的太宰府,日本此時正處於武士當政的鎌倉時代,政權握在豪族北條氏手裡。

在太宰府,雖然高麗使者百般解釋蒙元詔書中的不妥之處,還是引起了日本公卿的慌亂。日本封閉的外交政策,讓日本的公卿並不了解外面的情況,不過世祖皇帝"大氣"的詔書,還是讓公卿們驚恐不安的開了六天的外交會議。先來看看世祖皇帝忽必烈的詔書——

大蒙古國皇帝奉書日本國王:

朕惟自古小國之君,境土相接,尚務講信修睦。況我祖宗,受天明命,奄有區夏,遐方異域,畏威懷德者,不可悉數。朕即位之初,以高麗無辜之民久瘁鋒鏑,即令罷兵還其疆域,反其旄倪。高麗君臣感戴來朝,義雖君臣,歡若父子。計王之君臣亦已知之。高麗,朕之東籓也。日本密邇高麗,開國以來,亦時通中國,至於朕躬,而無一乘之使以通和好。尚恐王國知之未審,故特遣使持書,布告朕志,冀自今以往,通問結好,以相親睦。且聖人以四海為家,不相通好,豈一家之理哉。以至用兵,夫孰所好,王其圖之。不宣。

詔書里很明白的表達了這麼一個意思:小日本你要麼納貢來討好我,像高麗一樣,要麼就等我出兵打你,並且你如果來進貢,還要感恩戴德的來,歡喜如對父親云云。詔書最後的"王其圖之而不宣",將世祖皇帝的霸氣完全表露無遺。這樣的詔書自然令日本的公卿很難辦,沒辦法,自己做不了主,只好將詔書送去了鎌倉幕府,讓幕府作最後的裁決。

時任幕府執權的是北條家第八代執權北條時宗,剛滿18歲的北條時宗可謂年輕氣盛,看了忽必烈的詔書後,他斷然決定:蒙古國書無禮,不予理睬。北條時宗自然不知道他惹了多大的麻煩,公卿們收到了幕府的裁決後,就將高麗使者晾在一邊,集體拜神去了。潘阜在日本呆了半年,等不到日本的任何回復,無奈下只好回家。

忽必烈呢,本來他就覺得自己在詔書中對日本太友好了,誰知道什麼回應都沒有,想了想後他就準備對日本動手了。畢竟這樣"友好"的行為,對於蒙古人來說還是有點不習慣,忽必烈命令高麗"備兵一萬,造船一千",準備對日本發起攻擊。期間忽必烈還數次派出了使者"招諭"日本,不過始終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世祖皇帝的面子實在是掛不住了,本來就打算動手,這下更是加緊督促高麗造船備兵,恰好碰上南宋的重鎮襄陽被破,高麗境內的"三別抄"叛亂勢力又被剿滅,攻擊日本再無阻礙。

1274年10月3日,忽必烈任命忻都為征東元帥,洪茶丘為右副帥,劉復亨為左副帥,統帥蒙古軍漢軍2萬人,高麗軍5600人,加上高麗的水手6700人,共3萬2千300人,大小戰艦900艘,從合浦出發,遠征日本。5日後元軍登陸對馬島,全殲島上日軍。14日下午,元軍登陸壹岐島,壹岐守護平景隆率百餘騎兵頑強抵抗,最後不敵,退守城內,第二天元軍破城後,平景隆切腹自盡。16日,元軍逼近肥前沿海島嶼,肥前守護松浦一族率眾接戰,死傷慘重。

1274年10月20日,元軍兵分兩路登陸九州的博多灣,日本幕府這時聚集了九州諸國的部隊約十餘萬人,由鎮西奉行藤原經資任指揮,迎戰元軍。初次交戰日軍便因不熟元軍的戰術而死傷慘重,日軍傳統會戰的"一騎討",被元軍的亂箭射成了篩子。在兩路元軍的炮火毒箭的夾擊下,日軍狼狽的退向了水城。

本來元軍應當乘勝追擊,但由於天色已晚,加上副帥劉復亨的中箭受傷,只能停下攻擊。當晚,元軍召開了軍事會議,因為擔心遭到夜襲,就退回到了船上。誰想到當晚遭遇了颱風,"會夜大風雨,戰艦觸嚴崖,多敗……軍不還者,無慮一萬三千五百餘人。"21日清晨,海面上只剩下了一些漂浮的破碎的木片,元軍損失過半,最後回到中國的只有13500餘人。忽必烈第一次遠征日本就這樣失敗了,這次的遠征史稱"文永之役"。

日本方面得知消息後自然欣喜若狂,艱難的戰鬥最終勝利了。於是由龜山上皇為首的拜神隊伍開始巡遊,各大寺廟神社,處處傳來"異國降服"的祈禱聲。年輕的北條時宗倒是沒有昏了腦,除了發動全國增強兵備,還組織民眾沿博多灣海岸,修建了一條約20公里的石牆,用來阻止元軍的登陸,這就是所謂的"元寇防壘"。

遠征的失敗讓忽必烈惱羞成怒,他一面緊鑼密鼓的準備第二次遠征,另一面又再派使臣"招諭"日本,世祖皇帝大概想著怎樣也要先找回點面子,小日本應該被打怕了吧?誰知道這次更糟,接連派去的兩撥使者都被日本砍了。這真是叔可忍,嬸不可忍了,威震天下的大蒙古帝國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屈辱,1281年春,忽必烈再次發動了對日本的遠征。

第二次遠征的規模比第一次更大,單是由南宋降將范文虎和李庭率領的江南軍都有十餘萬人,他們從慶元出發,統戰艦3500艘。另一路是忻都和洪茶丘率領的四萬作戰部隊,戰艦900艘,從朝鮮出發。這次部隊總計蒙古人4.5萬,高麗人5萬,漢人約10餘萬,戰艦4400餘艘,可謂軍勢鼎盛。

1281年6月,兩軍會合後逼近了日本近海,但因為"元寇防壘"的阻擋,元軍竟找不到一個安全的登陸地點,高麗人搶占對馬島失敗後,元軍強行登上了壹岐島,開始向九州進發。不過元軍的登陸進攻遭到了日軍的頑強抵抗,在河野通有和竹崎季長等人的頻繁襲擾下,不斷有元軍將領戰死,日軍依託牆壘的掩護,一次次的擊退了元軍的攻擊。

戰鬥持續了一個多月,雙方都死傷慘重,最後被逼無奈,元軍只好又退回了船上修整。大概真是天佑日本,元軍又一次遭遇了颱風,持續了四天的風暴讓元軍的戰艦大半被毀,日軍趁勢攻擊,俘虜元軍數萬餘人。這被稱為"弘安之役"的遠征,蒙古軍回到中國的士卒不足十分之一,可謂是悽慘無比。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