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百多年了,日本為何就是不能廢除漢語字?

2018年10月27日     502     檢舉

日本使用漢字近2000年,漢字文化早已滲透到了日本的角角落落。儘管日本早就想廢除漢字,但總是徒勞,這是為什麼呢?這就要從漢字傳入日本之初說起了。

· 世界華人周刊出品 ·

作者:霍耀林(旅日學者)

前些時間,日本右翼作家百田尚樹在一篇文章里呼籲,日本應該馬上停止漢字教育。

百田尚樹

因為,日本《史記》《三國志》等中國古代典籍為教材的漢字教育,讓不少日本人對中國抱著憧憬,對於中國危機感不足。漢字教育是「罪惡的根源」。

他還大言不慚地表示,學生學習英語情有可原,因為日常生活有可能會用到。而漢字則沒有太多使用的機會,學校不應該教授。針對日本文明受中國文化影響這樣的事實,百田狡辯:中國文化並不適用於日本人,日本是通過取捨、選擇才造就現在「獨特的文明」的。

百田的言論遭到了中日兩國網友的共同抵制。而事實上,梳理近代以來日本文化界關於漢字的討論史可以發現,類似的限制、廢除漢字的言論屢見不鮮、司空見慣。

01

日本,在漢字傳入之前,幾乎沒有文字記載。漢唐時期由於中國古代王朝的繁盛,日本開始派遣使者來華學習中華文化,其中就包括語言及文字。

據日本史書《日本書紀》及《古事記》的記載,中國漢字在公元三世紀前後開始傳入日本,而日本人系統學習漢字則是公元四世紀末到五世紀初朝鮮半島的百濟派遣阿直歧和王仁到日本教習皇子漢文。

《日本書記》

到七、八世紀,日本人已經可以用漢字撰寫、敘述歷史、創作文學作品等。漢字在日本官方得到認可及應用,範圍逐漸擴大。此後,隨著中日兩國海陸交往的增多,漢文典籍不斷東傳日本,漢字與日本文化緊密融合。

德川幕府時代(1603-1868),植根於荷蘭的蘭學在日本取得很大的發展。於是,有些蘭學家藉機提出荷蘭文書寫方便,更便於文化傳播,由此開始排斥漢字,推進漢字改革。但是由於日本使用漢字已久,蘭學家號召的漢字改革並未產生大的影響。

1842年,清朝在鴉片戰爭中被英國擊敗,這一消息傳到日本後,日本朝野大為震驚。昔日繁榮昌盛的大國,似乎儼然已是昨日黃花,一去不返。1853年,美國海軍准將佩里率領著四艘黑色的鐵甲蒸汽戰艦,冒著滾滾的黑煙駛入江戶灣,以武力威脅幕府開國。

黑船事件

第一次見這種「黑船」艦隊的日本人受到強烈震撼,他們深深感受到了日本與外國的差距,意識到日本必須要以變求生存。

「廢漢字、立新字」成為當時日本文化界的熱門話題。然而,漢字深植日本文化,漢字文化亦由貴族把持,廢漢字尚處於議論階段。

1866年(慶應二年),前島密(日本郵政制度創始人)向當時在位的德川慶喜將軍提出《御請廢止漢字之議》的報告,認為:「國家之根本在於國民教育,且將此教育普及於國民。而要普及教育,需使用簡易之文字之文章。然現今之日本,雖有句法文格整然之國語卻棄之不用。

前島密

簡潔便利之假名文字亦不專用之,而使用世上最繁雜不便之漢字,依靠句法文格不完備且艱澀多謬之漢字不能實現教育普及。活躍且有智慧我日本人民如此疲弱艱難,乃皆深受支那文字至毒害麻痹精神之故也。」

前島的這種認識,代表了中國在鴉片戰爭中慘敗後,日本對漢語、漢字及其為載體的漢文化的強烈質疑,以及由此衍生出的語言誤國、語言救國論。

02

「明治維新」,日本實施大政奉還,天皇按古制重新接掌政權,此時的日本人一方面要從上古大和文化中尋找民族主義的基礎,民間出現一片復古熱;但另一方面,明治維新崇尚歐美文明,大舉引進西學。

新舊文化的交替使得學者們或提倡假名、或羅馬字派、或新造文字、又或廢除日語、轉說英語;而無論羅馬字派、假名派、還是新文字派,其在各自的派系內,對應採用哪種書寫方法又有分歧。「限制漢字論」、「廢除漢字論」等各種論調此起彼伏。

日本報紙上關於「廢止漢字「的社論

眾多明治精英們認為,要效仿先進的西方,就必須摒棄傳統文化,廢除漢字。當時的日本學者矢田部良吉曾撰文道:「日本文字如此之難,空耗學生寶貴之時日,讀書撰文費事,故而延遲學習實地知識。吾國文字之難乃吾國之不幸。」

井上哲次郎也在《國字改良論》中評論道:「學習漢字非常耗時耗力,故而用於精進學術與開啟智識之精力和時間不得不縮減。如此,如何與西方各國競爭文明進步?他們不足一年便掌握文字,進而開啟知識學習,而我們卻在長年累月為一介工具之文字而耗費精神。」

在他們看來,之前吸收的文化精華如今已變成了日本走向近代化的負擔與障礙,對於這種傳統腐朽的漢字,只有全面推翻其在日本文化中的地位,學習西方先進的語言文字,方能進步,方能變革,方能實現近代化。

在此背景下,1885年,日本著名的思想家、教育家福澤諭吉發表的著名短文《脫亞論》。

1885年3月16日,福澤諭吉發表的《脫亞論》,主張「日本應該放棄中國思想和儒教的精神,吸收學習西方文明」。

福澤在文章寫道:「以西方文明猛擊東方之勢,此兩國 (中國與朝鮮) 誠不能存活矣……此如一城以愚昧、法斁、暴橫與無情而惡名昭彰,一義者居於此,其德鮮有人知,此為鄉人醜行之所蔽也。」

福澤諭吉基於優勝劣汰的思想,認定東方文明必定失敗,因此他呼籲與東亞鄰國絕交,避免日本被西方視為與鄰國同樣的野蠻之地。對於漢字,福澤認為,日本有假名文字還在使用漢字確有不便之處。

福澤諭吉

但是古往今來舉國的日常書寫都是靠漢字完成的。所以廢除漢字也有不便之處,時下馬上廢除漢字很難。要做到也得尋著時機,袖手旁觀,消極等待不行,從現在起可以逐漸邁出廢除漢字的步伐,方法是寫文章時儘量少用難字,只要不用難字,漢字的數量就能控制在兩三千以內。

儘管文化界高舉廢除漢字的大旗,但由於漢字深植於日本文化,政府和文化界並未對廢除漢字的條件和程序達成一致,漢字廢除舉步維艱。

加之,「明治維新」後,經過20多年的發展,日本國力日漸強盛,逐漸步入近代化,迅速成長為東方世界一支不可忽視的力量。縱然世界在變,時代在變,但千年的文明早已根深蒂固。

縱覽日本兩千年來的文明史,所有的歷史文獻、文學作品、科技資料等,無一不是用漢字或漢字與假名共同記載的。可以說,是漢字構築了日本文化的血與肉,使其充滿生機與活力。

《萬葉集》最成熟最具有代表性,因此這些表示日語讀音的漢字也就被稱為「萬葉假名」,所謂「假名」是相對「真名」即漢字而言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