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竟連續三次拒絕美邀請 令特朗普氣憤又尷尬

2018年10月27日     12,171     檢舉

美國攪動世界局勢往往需要抓手,比如對付俄羅斯就需要利用波蘭、烏克蘭和喬治亞,有了抓手美國才有楔入點。重返亞太美國也需要抓手,特朗普為此多次伸出橄欖枝,都被無情的拒絕了,美國在地區博弈上面臨「赤膊上陣」的窘境。

據海外網援引菲律賓《世界日報》10月26日的報道,在一次頒獎儀式上,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對訪問美國和與特朗普總統進行正式會晤予以了拒絕。早先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商務部長羅斯和國防部長馬蒂斯,聯名寫信給杜特爾特,邀請他訪問美國。對此,杜特爾特表示,「我永遠沒時間去美國,我與美國結束了」,菲律賓不會對美國「亦步亦趨」。

這不是杜特爾特第一次拒絕特朗普政府的訪美邀請,去年特朗普總統就曾經「盛情邀請」杜特爾特訪美,當時杜特爾特總統表示,美國是一個令人「討厭的」國家,「他們多次侵犯人權」,「我在任期內絕不會訪問美國」。為了緩和美菲關係,爭取杜特爾特的好感,美國曾經提議向菲律賓提供F-16戰機和其他軍用直升機,也遭到了杜特爾特的拒絕,杜特爾特表示,菲律賓不需要F-16戰機,「它沒有一點用」。

特朗普作為全球超級大國的總統,多次向一個小國領導人釋放好意,伸出橄欖枝,卻都被杜特爾特接二連三拒絕,的確是非常沒有面子。美國與菲律賓義上還是有著准同盟的關係,美軍在菲律賓境內還擁有至少5處軍事基地,為何作為美國的「傳統盟友」,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如此反美,態度如此堅決?

菲律賓曾經是美國的殖民地,作為殖民者當然不喜歡自己的「屬地」出現一個強勢的領導人,而杜特爾特是一個民族主義者,性格強悍,從小就桀驁不馴、調皮搗蛋。這不符合美國控制菲律賓的要求,因此曾經多次阻撓杜特爾特當選,即便在杜特爾特當選之後,美國也曾企圖謀殺杜特爾特。對此,杜特爾特心知肚明,菲律賓《馬尼拉公報》就曾經報道,杜特爾特公開喊話美國中情局,「我聽說CIA想要我的命,別客氣,放馬過來吧!」

杜特爾特「反美」的心理並非僅僅是源自於「殖民統治」的記憶和反感,也在於美國對於菲律賓內政的干涉。2002年5月,菲律賓南部達沃市一處賓館發生爆炸,一位叫邁林的美國人被炸傷。據邁林表示是有人向他投擲了手榴彈,但根據菲警方的調查,邁林當時是在製作炸彈,由於操作失誤而發生爆炸。菲警方很快就證實邁林是美國情報人員,與菲律賓多個恐怖組織有聯繫。

邁林通過聯絡恐怖組織以及製造炸彈,企圖在菲律賓棉蘭老島製造動亂,這樣就能為美國駐軍棉蘭老島提供藉口。邁林可能和菲律賓多起恐怖爆炸有關,但在美國FBI的協助下,邁林被送往美國,從此再也沒有返回菲律賓。時任達沃市市長的杜特爾特怒不可遏,認為「帶走邁林侵犯了菲律賓的主權,也觸犯了他本人的權威」,這是杜特爾特「憎恨美國人的開始」。

杜特爾特上台之後,美菲關係直線下降。2017年美國要擴建在菲律賓的五大軍事基地,此舉遭到了杜特爾特的反對,杜特爾特警告美國「別建,我不允許」,一旦美國擴建軍事基地,他將會「廢除菲律賓與美國的軍事協議」。杜特爾特還對美國警告菲律賓不要購買俄羅斯潛水艇感到非常憤怒,嚴厲抨擊美國「你算老幾?又憑什麼警告我?」這些言論惡化了杜特爾特與美國的關係,但杜特爾特表示「無所謂」,「不會放在心上」。

杜特爾特並非是一個政治狂人,而是一個精明的政治家。他深諳菲律賓想要發展,就需要一個和平的環境,充當美國的馬前卒沒有好下場。據菲律賓第一首都投資公司及亞洲太平洋大學的統計,2018年度菲律賓GDP將實現7.0-7.5%的高速增長。

有如此優厚的和平紅利,美國要讓菲律賓去充當攪亂地區穩定的抓手,杜特爾特才不會這麼干。杜特爾特很清楚,美國不論是提供F-16戰機,還是擴建在菲境內的軍事基地,都是為了「加劇地區局勢的惡化」,這不符合周邊國家的利益,也不符合菲律賓的利益,只符合美國的利益,菲律賓「不做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