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大分裂——天主教為什麼會慘遭新教挖牆腳?

2019年05月20日     14,004     檢舉

我想大家都知道,中世紀時期,歐洲文明圈意識形態的領軍者是天主教。除了東正教掌控的東歐外,南歐、中歐、西歐、北歐均為羅馬教廷的勢力範圍。教廷不僅掌控著意識形態,在世俗領域規範著人們的生活,就連歐洲各國國王登上王位都必須由羅馬教皇冊封,否則就是不合法。

雲石君在上一節為大家講過,歐洲地緣結構分裂,沒有強大的核心板塊,政治上沒有大一統的條件。外部面臨著東羅馬、伊斯蘭、遊牧(匈人、蒙古人)等勢力的侵擾;內部各國衝突矛盾頻繁。加之歐洲各國領土面積不大,國與國之間有較大的經濟交流。種種原因,促使天主教成為歐洲的普世宗教,羅馬教廷的地位也變得至高無上。

不過,在中世紀後期,情況發生改變。天主教內部湧現出脫離天主教的熱潮,經過改革鬥爭,西歐、北歐等區域脫離羅馬教廷成為新教的勢力範圍。

當然,新教也屬於基督教體系。不過,新教與天主教有較大的不同之處:一是新教的宗教規範和儀式與天主教相比有極大的簡化;二是新教沒有教皇這個強權宗教領袖;三是新教沒有統一的宗教組織,各派系、各地區因地制宜自行組建教會組織。四是新教對世俗沒有過多介入,不像天主教一樣凌駕於世俗權力之上。

為什麼新教會挖掉天主教的牆角?雲石君認為這與時代變化有莫大的關係。

雲石君曾說過,天主教增加歐洲各國的凝聚力使他們協同抗擊外敵。這一意義在中世紀前期重大而深遠——那時歐洲窮弱,文明程度不高,不團結無法抵禦外敵(伊斯蘭、游牧民族等)侵襲。

而到了中世紀後期,情況發生了改變:一方面,隨著生產力、科技的發展,歐洲的開發程度變高,各國國力得到提升;另一方面,隨著熱兵器時代到來,遊牧勢力的軍事力量急劇下降。這樣的背景下,天主教整合歐洲的作用逐漸變弱。

同時,其調和內部矛盾的功能同步減弱。航海時代拓展了歐洲的生存空間,使歐洲各國將眼光放到了等待占領發展的新大陸、亞洲、非洲等地,不再為爭奪歐洲的一畝三分地而你死我活。由此內部爭鬥以及內部的經濟交流均被弱化。天主教調和內部紛爭,推動內部經濟交流的功能也就相應下降。

邊緣國家實力得到增強在地緣格局上的影響是:天主教世界的權力秩序被撼動。

羅馬教廷是天主教的中樞,因此義大利、法國、西班牙等南歐地中海沿岸為核心板塊,而英國、北歐北方邊緣地帶則是邊緣板塊。

南歐氣候溫和,加之有地中海貿易圈為依託,因此,一直以來是歐洲文明的核心本部。相比之下,英國和北歐氣候嚴寒加上地處邊緣區域屬於窮困地區。

但從中世紀末開始,情況發生轉變。首先,西北歐因生產力的進步其開發程度大幅提高;其次,大航海時代的到來,使西北歐直面大西洋的地理優勢得到彰顯,成為新航線上獲利最多的。同時這種獲利會隨著殖民地開發程度的提高以及貿易量的增加而提升。

本來西北歐就處於羅馬教廷勢力範圍的邊緣,天主教對西北歐的控制力相對薄弱。現在,西北歐因海外殖民和貿易收益巨大,不僅實力提升國力強於南歐,就連文明也反超南歐。這樣的情況下,他們自然不願再受到羅馬教廷的高度管制。換言之,隨著生產力的發展以及大航海時代的來臨,天主教的統治力大不如前,並且其弊端也逐漸明顯。

天主教同其他宗教一樣推崇清心寡欲,克己奉公,奉獻自己。

這樣的觀念在中世紀是歐洲需要的。那時的歐洲貧窮,通過人們控制自身慾望來謀求財富的積累。對內,讓人類生活的延續得到更多保障;對外,積蓄資源用於抵禦伊斯蘭、東歐遊牧勢力的侵襲。

不過,這種「禁慾」對於大航海時代來說是一種阻礙。大航海時代,海外的開拓是歐洲財富的主要來源,而在開拓過程中,充滿著風險和不確定性。直白來說,就是用命賺錢,有可能某一天命就沒了!

既然,海外擴張風險如此高,人們自然害怕。那麼如何消除人們的恐懼呢?那就要從兩方面著手,第一方面是物質層面,足夠多的錢;第二方面是精神層面,激發人們的慾望,讓慾望超過喪命的恐懼,前往海外淘金。

既然需要激發人們的慾望,那麼,天主教清心寡欲、克己奉公就不在是人們需要的。

而且,天主教的本質是道德秩序上的一種形象化。而道德上的秩序是以物質基礎、社會資源為基石的。簡易來說,人處在一個物質充足的社會時,會提倡互助互愛;當人所處的社會物質不足時,規則就會變為恃強凌弱。

對歐洲而言,殖民地以及海外物質條件惡劣,其資源不足以維持歐洲本土那樣的文明秩序。在這些地方,只有不講道德不守秩序才能獲得豐厚的利益。因此,天主教克己奉公的理念很難推廣。

說白了,以前的歐洲就像一塊被多方惦記著的蛋糕。要想嘗到這有限的蛋糕資源,只能遵守秩序。而大航海時代,讓歐洲面臨著一個巨大的增量市場,這樣的環境下,只有激發人的貪慾,打破常規的社會道德,才能不斷開拓壯大市場。

同時,隨著大航海時代的到來,人類物質財富急劇增長,傳統的人文時代結束,科技時代來臨。

科技時代,人類除了追求發展新大陸拓展生存空間外,還追求科技的發展以提高人類文明發展水平。但科技的發展需要人擁有質疑與探索的精神。

當時的天主教,極端追求意識形態和行為規範上的統一,嚴重禁錮著人們的思想。這違背了當時歐洲的物質需要以及人類發展趨勢。隨著社會的發展,天主教自然會受到越來越多人的反對。

天主教在世俗世界最主要的價值是建立一套能適應歐洲文明圈的規範。這個規範具有減緩各國分歧集中力量應對外敵以及讓歐洲人安貧樂道維持歐洲文明的延續和生存的作用。但隨著時代的發展,歐洲文明範圍急需拓展和質量的提升,天主教的同一性規範的弊端愈發明顯,這種情況下,歐洲自然會打破這些條條框框的束縛。新教,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誕生,同時在地緣關係上與羅馬教廷較為疏離的西北歐依靠新航線收益頗多,自然而然成為新教的基地。

伴隨著新教的崛起,歐洲文明進入高速發展時期。按照一般規律,天主教的歸宿的沒落和消亡,但事實並未按照這個規律發展。

雖然西北歐成為新教的據點,但歐洲大陸的絕大多數區域依舊是天主教的勢力範圍。天主教在基督教三大派系中依舊穩坐第一把交椅,其信徒規模超過新教以及東正教。

為什麼天主教沒有按照一般規律發展?羅馬教廷在時代變革中是依靠什麼保住自己的根基?關注微信公眾號:雲石,雲石君將在下一節繼續為您解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