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美國忽悠了多可怕?曾遠超中國、堪比俄羅斯、讓歐洲顫抖的工業大國是這麼崩塌的……

2019年06月11日     14,877     檢舉

來源| 瞭望智庫 作者 |千里岩

這個現在幾乎是歐洲最窮的國家,曾經擁有世界先進的軍工體系。

俄羅斯花了二十多年,才逐漸擺脫了對它的依賴。

然而,它現在淪落到連彈藥軍裝都不得不向外國求助、去「墳場」挖零件的地步。

5月7日,俄羅斯《消息報》報道,國防部計劃在2020年後全面啟動「藤蔓」衛星系統。屆時,俄羅斯總參謀部將能夠藉助它探測全球範圍內的小型物體。

大家都知道,對一個國家而言,有個靠譜的衛星系統收集情報多麼重要!其實,早在上世紀90年代,俄羅斯人就著手干這件大事了。

那麼,為什麼拖了二十多年還沒搞成?

很簡單,發射火箭是烏克蘭造的。

不僅是火箭,俄羅斯的戰略飛彈,也是勒緊褲腰帶咬牙搞了二十年,才基本擺脫對烏克蘭的依賴。

然而,烏克蘭這個曾經耀眼的工業強國現在卻成了歐洲最窮的國家!

到底怎麼回事?

1

曾經輝煌,響噹噹的工業強國

在歐洲,烏克蘭的國土面積位居第二,僅次於世界第一的俄羅斯,而且土地非常肥沃,曾經作為蘇聯的「糧倉」享譽世界。

但是,如果你僅僅把烏克蘭當成一個地區農業大國,那就錯了。

在蘇聯時期,它是最發達的加盟共和國之一。

蘇聯解體前,烏克蘭人口約5000萬(其中約100萬跑去了波蘭,將近400萬在俄羅斯不肯回國),卻擁有超過800所的高等院校,人口受教育程度穩居世界前列。

跟作為蘇聯的主體俄羅斯相比,烏克蘭不僅國民經濟部類齊全,平均水平甚至高於俄羅斯。

並且,按照蘇聯的產業布局,大量的機械、造船、電子和化學等高技術含量的工業密布於此。

因此,冷戰結束後,獨立之初的烏克蘭家底十分豐厚:

接管的軍事工業企業多達3594家,職工300萬人;

直接從事武器生產的企業就有700家,職工140多萬;

生產門類涵蓋火箭、大型運輸機、軍用艦艇、裝甲車輛等陸海空各種裝備。

更值得一提的是,烏克蘭科技實力雄厚,擁有龐大的以軍工為核心的科研生產體系。幾個世界級科研機構都被其收入囊中,比如:

占據蘇東國家半壁藍天的安東諾夫飛機設計局;

誕生過T34、T64、T80等威震天下的坦克的哈爾科夫設計局;

蘇聯航母的唯一搖籃尼古拉耶夫造船廠;

研製了四代蘇聯戰略飛彈主力型號的南方設計局。

要知道,直到今天俄羅斯都沒有正經建造過超過5000噸的軍艦,如果不是從烏茲別克拆回來伊柳申飛機生產線,連大型飛機都造不出來。

毫不誇張地說,除了能源需要俄羅斯供應之外,以彼時烏克蘭的實力,完全可以成為讓歐洲顫抖的微縮版蘇聯!

然而,如此雄厚的基礎,將近三十年後,今天的烏克蘭基本上快成為跟阿爾巴尼亞和摩爾多瓦差不多的農業國。

烏克蘭到底發生了什麼?

看看獨立之後烏克蘭的情況,這個問題就不難理解了。

2

資金短缺,分家分出了大問題!

蘇聯時代的產業分工是從一個完整國民經濟系統角度考慮的,雖然烏克蘭分到手的家底超級雄厚,卻存在一個問題——大量企業在上下游都需要依賴俄羅斯和其他加盟共和國的配套。

俄烏兩國總理曾提出一個問題:

繼續建造「瓦良格」號需要啥條件?

這艘航空母艦的娘家、尼古拉耶夫造船廠廠長答道:

「需要蘇聯、黨中央、國家計劃委員會、軍事工業委員會和九個國防工業部、600個相關專業、8000家配套廠家,總之需要一個偉大的國家才能完成她,但這個國家已不復存在!」

著名的南方設計局也是個典例。該單位從來只管埋頭造火箭,至於造出來的火箭怎麼用,那是蘇聯中央政府統一計劃的事情。

南方設計局的招牌本領火箭技術,烏克蘭自己用不上,因為用戶主要是俄羅斯。更要命的是,會發射火箭的人、搞跟蹤測控的人才都回了俄羅斯。

註:南方設計局成立於1954年,是蘇聯時期起就在烏克蘭境內存在至今的重要航天企業之一,積累了豐富的高端火箭技術與航天火箭經驗。蘇聯解體後,它隸屬於烏克蘭的機械製造與軍事工業部,由於經濟困難,原來獨立的南方機械製造廠被納入南方設計局。

還有一個更大的難題:缺錢!

烏克蘭企業盤活自己的最佳選項就是轉頭對接國際市場,憑藉自身實力假以時日也能走出困境。不過,由於技術標準、市場需求的變化,需要大筆資金投向技術改造。

那麼,去哪找錢?

西方國家顯然不願意給自己培養出一個強大的競爭對手,他們更關心對烏克蘭進行所謂「民主啟蒙」,拿它當棋子遏制俄羅斯。

那麼跟俄羅斯合作?在當時的大環境下,指望俄羅斯雪中送炭沒啥可能。

(左起依次為:時任烏克蘭總統克拉夫丘克、時任白俄羅斯總統舒什克維奇及時任俄羅斯總統葉爾欽)

為了從蘇聯獨立出來,烏克蘭跟俄羅斯鬧得很不愉快。烏克蘭末代最高蘇維埃主席克拉夫丘克跟葉爾欽鬥氣那是相當激烈!

在公開辯論時,他們互相叫喊:

「我們不給你發動機!」

「那我們不給你天然氣和石油!」

「那我們就再不給你糧食!」

……

這場面猶如小孩子打嘴仗。在國家大政方針上,如此做法自然不會帶來好結果。

3

炮製寡頭,「猛藥」成了「毒藥」

1991年,烏克蘭末代最高蘇維埃主席克拉夫丘克轉任總統。跟當時的俄羅斯同行葉爾欽一樣,他堅定地相信,要想讓烏克蘭的經濟走出蘇聯末年的停滯狀態,就必須來一劑猛藥!

於是,烏克蘭學著俄羅斯,大搞「休克療法」。

然後,順理成章地,他嘗到的那顆果實跟葉爾欽體會到的一樣苦澀:經濟從停滯變成了徹底的混亂——物價飛漲、貨幣貶值,大量的工業企業停工,民怨沸騰。

要說唯一的「收穫」,就是部分蘇聯時代的高官藉機利用自己的權勢搖身一變,成了寡頭。

因為經濟改革失敗,克拉夫丘克不得不黯然下台。

(繼任總統的庫奇馬)

隨之上台的庫奇馬對俄羅斯的態度不錯,烏克蘭的企業曾經差點就緩過一口氣來,請注意,是「差點」哦。

很不幸,庫奇馬本人並非什麼清廉人士,大權在握之後,他任人唯親大搞裙帶政治。

他對俄羅斯態度友好反倒扯了自己的後腿——西方國家看見棋子倒戈,那是看在眼裡急在心上,趕緊利用烏克蘭剛剛學到手的議會體制,把一個放心的人扶植上了總理寶座。

這位就是拉扎連科。

別看他擔任副總理和總理的時間加起來不過兩年多,可就是這兩年多,烏克蘭經濟徹底落入深淵。

早在上台前,他就利用跟總統庫奇馬的緊密關係伺機大肆侵吞國有資產;當上副總理、總理之後,更是扶植了一批能源方面的寡頭作為自己撈錢的「白手套」。

(拉扎連科)

1997年,拉扎連科跟庫奇馬鬧翻,最終丟了官,不得不逃亡海外。這時,他已經聚斂了數億美元的巨額財富!

在工業轉軌急需資金的關鍵時刻,如此巨額的資金被貪官寡頭們侵吞,無疑讓烏克蘭喪失了極為重要的發展機會。

對烏克蘭,這可能是重現輝煌的唯一生機。

拉扎連科跑了,他扶植起來的寡頭們還在,並且繼續操控著烏克蘭的經濟命脈。

比如,號稱「天然氣公主」的季莫申科就是其中之一。

在拉扎連科的庇護下,她不僅成為烏克蘭屈指可數的幾名寡頭之一,而且還踏入政壇,當上了總理。

其他寡頭自然也不會閒著。

目前,烏克蘭所有州的州長基本都是大富豪,450人的議會裡有超過400人是百萬富翁。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