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書院」申遺贏定了,韓國真的搶了我們的文化遺產嗎?

2019年06月13日     851     檢舉

一說起「申遺」,中國人首先想到的是韓國人。 從「江陵端午祭」成功申遺至今,韓國給世人留下了熱衷申遺的印象。根據公開資料顯示,目前韓國已擁有至少18項非物質文化遺產,包括宗廟祭禮樂、板索里、江陵端午祭、泡菜和越冬泡菜文化等。然而,韓國的申遺熱絲毫未減,最近韓國申請將9座朝鮮王朝時期的書院列入世界遺產名錄,申遺結果將於本月底公布,但韓媒認為這些書院「入遺」十拿九穩了。

其實韓國早在2015年時,就曾主動申請書院「申遺」,遭到國際古蹟遺址理事會給出「退回重報」的意見。當時,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國際古蹟遺址理事會表示,韓國的儒家書院未能顯示出與中國及日本書院有顯著不同,且書院周邊不屬遺產範疇。

書院是中國古代民間教育機構,最早出現在唐朝,發展於宋代,正式的教育制度由朱熹創立。中國古人講求詩禮傳家,都把讀書看作大事,在千百年的歷史傳承中,產生了中國「四大書院」,分別是嶽麓書院、嵩陽書院、白鹿洞書院和應天書院,這四大書院在中國歷史上影響極大。

隨著中國文化的向外傳播,書院制度也被移植到國外,海外書院主要是東亞、東南亞這一中國文化圈內。1439年,朝鮮李氏王朝君臣借鑑中國宋代的書院制度發展其教育事業,書院開始走向世界。在朝鮮半島,歷史上曾有過六百七十所書院。在東亞地區,海外書院除了吸收中國文化,但又不乏特點,如韓國書院注重祭祀、日本書院強調刻書出版等。

始於唐末、興於兩宋的儒家書院在明代嘉靖年間傳入朝鮮半島,如今韓國書院卻搶先想得到世界認可。對此,中國書院學會副會長、湖南大學嶽麓書院教授鄧洪波表示:我不反對韓國書院作為儒家書院的一部分而申遺,對於東亞文化的傳播和保護,我們樂見其成;但另一方面,韓國一家不能體現東亞儒家書院的全貌,不贊成韓國書院單獨申遺,而主張中韓朝日書院聯合申遺。

其實自從2005年韓國江陵端午祭申遺成功以來,以及韓國申遺成功的暖炕、泡菜都曾引發兩國網民和媒體的熱議。時不時總會有國人指稱韓國搶奪中國文化申遺。前幾年,甚至有韓國學者企圖把漢字都標註為「韓國發明」。那麼,韓國申遺爭議背後的原因是什麼呢?

中國作為東亞傳統文化,是儒家文化的發源地。中國和朝鮮半島之間文化交流源遠流長,有3000多年的文化交流史。因此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韓國傳統文化遺產與中國的文化遺產有諸多相似之處。但各自特點不同,韓國在吸收外來文化本土化的同時,又融合了民族文化精髓。

比如端午節的發源地在中國,最早是一種與龍圖騰相關的祭祀活動,當端午節流傳到朝鮮、日本之後,這一節慶習俗與當地的文化習俗相結合,演變成為具有其本土特色的節日。在韓國,端午祭起源與韓國先民慶祝豐收的一種活動。可見,韓國端午祭與中國端午節在起源、內容、形式上都不同。

對此,有專家表示,韓國將具有中國文化因素的遺產申報世界文化遺產,說明雙方文化關係的密切,對增進中韓人民之間的友誼、推動文化交流起到積極作用。韓國在弘揚傳統文化的具體做法,確有值得我們學習借鑑之。

韓國熱衷保護文化遺產,對文化遺產保護的熱衷甚至痴迷,體現了一種文化自尊。雖然西方文明的影響無處不在。但韓國人並沒有放棄傳統,傳統文化在韓國民眾中「活」了下來。韓國人保護文化遺產的熱情令人驚嘆。

在對文化遺產的發現和申報過程,以及每年的傳統活動中,各種社會組織、學者和普通民眾也樂於參與其中。另外韓國還制定了專門的制度,要求中小學生有到「民俗村」體驗生活的學習經歷。傳統文化的傳承,從娃娃們的耳濡目染開始。由此可見,韓國對保護文化遺產的重視程度。

圖為金陵葫蘆畫

其實申遺的宗旨與使命,是為了更好地保護和傳承文化遺產,又讓當下的人們生活得更美好。如何保護好文化遺產,實質上比申遺更難。我們許多文化遺產在傳承與保護方面遇到不小的困境。面對中華民族博大精深的文化遺產,如何更好地傳承,值得我們所有人去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