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學者遊歷伊朗,發現一文物寫有漢字,感嘆波斯原來是中國一省

2019年06月13日     735     檢舉

十九世紀上半葉,法國漢學家雷慕莎在伊朗探險時,偶然發現了一封寫在羊皮紙上的信件,是伊利汗國第四任君主阿魯渾寫給法國國王腓力四世的國書。在信中,阿魯渾希望腓力四世可以派兵與他一起夾擊埃及馬穆魯克王朝,阿魯渾在信中表示,如果腓力四世願意出兵相助,事後願將耶路撒冷送給教會,阿魯渾本人也將接受羅馬教皇洗禮,成為一名虔誠的基督徒。雷慕莎意外地發現,信件落款印章內容竟然是不是蒙古文字,反而是六個漢字。

阿魯渾寫給法王腓力四世的信

要解釋這個問題,還要從伊利汗國的建立說起。蒙哥汗三年(公元1253年)7月,蒙古帝國的第三次西征開始,此次大軍統帥是成吉思汗之孫、拖雷之子旭烈兀,他也是蒙哥、忽必烈和阿里不哥的同胞兄弟。這位黃金家族的嫡系兵分三路,直指西亞阿拉伯阿拔斯王朝。經過四年苦戰,蒙古鐵騎終於征服整個伊朗高原和兩河流域。見阿拉伯世界再也無人敢反對蒙古統治,旭烈兀在此建立起蒙古四大汗國之一的伊利汗國(又譯伊兒汗國或伊爾汗國)。

旭烈兀夫婦畫像

旭烈兀統治下的伊利汗國,領土包括整個伊朗與亞塞拜然以及兩河流域部分地區,是當時西亞地區最強大的國家。作為元憲宗蒙哥和元世祖忽必烈的兄弟,旭烈兀與元朝的關係十分密切。相反,同是成吉思汗後裔建立的金帳汗國(又稱欽察汗國)和察合台汗國,與元朝就不怎麼親密,兩國起初是不承認元朝的,後來見元朝勢大才迫不得已上表承認元朝統治者是黃金家族正統,也是自己的宗主國,然而私下裡,兩國統治者都並不聽從元朝皇帝命令。

元朝及四大汗國疆域圖

至元三年(公元1266年),旭烈兀因病去世,其長子阿八哈被汗國眾臣推選為大汗。阿八哈雖然眾望所歸,但卻始終沒有舉辦登基大典,輔政大臣十分疑惑年輕可汗的做法,阿八哈解釋道:「元朝是我們的宗主國,忽必烈伯父作為元朝皇帝的同時,也是蒙古大汗和黃金家族族長,我這次繼承父汗的王位,如果伯父沒有賜下冊封書,就屬於得位不正,早晚會失去人心的。」

元世祖忽必烈畫像

由於伊利汗國位於西亞,距離元朝大都實在遙遠,所以消息傳遞得很慢。當元世祖忽必烈得知三弟旭烈兀去世後,雖然悲痛不已,但還是立馬派人給阿八哈送去冊封書,承認他是伊利汗國大汗。就這樣,這份冊封詔書直到旭烈兀死去四年後,才最終抵達伊利汗國境內。在此之前,阿八哈一直沒有舉辦正式的登基大典,當伯父的冊封書送達後,阿八哈才對外宣布自己是伊利汗國的新大汗,邀請鄰近各國前來參加自己的加冕典禮。

法國漢學家雷慕莎畫像

值得一提的是,忽必烈派去的使者在攜帶阿八哈委任金冊的同時,還給他帶去了一塊元朝政府頒發的鐫刻有漢字的玉璽,玉璽上刻「輔國安民之寶」六個漢字。可以說,這枚玉璽是忽必烈賜給伊利汗國的國璽,阿八哈在拿到玉璽的那一刻,就意味著伊利汗國正式成為元朝附屬國,所有對外書信必須蓋上這枚玉璽。法國學者雷慕莎所發現信件上的那六個漢字,其實就是那枚忽必烈御賜玉璽所印的文字。事實上,伊利汗國在得到國璽後一直在用其印蓋國書,伊利汗國君主對外從不自稱為大汗,而是自稱波斯總督,用以表示伊利汗國與元帝國的附屬關係。雷慕莎在自己的書中感慨地寫道:「原來早在十三世紀,波斯就是中國的一個行省,伊利汗國的蒙古可汗一直效忠著中國蒙古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