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小伙暴富後的魔幻人生:女星倒貼,大佬送錢,還在美國蓋皇宮

2019年07月11日     31,464     檢舉

01

東北小伙暴富後的魔幻人生

何以解憂?唯有暴富。

澳門賭場,是一個讓人一夜暴富,一朝歸零的地方。這裡有著無數「賭神」傳說,但最令人津津樂道的,是一位只有初中學歷的東北小伙暴富的故事。

無數前往澳門賭場當「馬仔」的大陸青年,每一個都幻想著自己有朝一日能夠成為他那樣的人物。

大約20年前,這位東北小伙來到澳門,口袋裡只有200塊錢。在澳門,他給賭場當「馬仔」,據說他背後的那道長長的傷疤,就是當初「馬仔」生涯留下的紀念。

20年前的澳門,是富豪們為所欲為的樂園,再黑的錢,只要放在了賭桌上,都能洗白成合法所得。但富豪們不可能拎著一箱子錢,像無頭蒼蠅一樣鑽進澳門的賭場,他們需要「掮客」,需要「中間人」,澳門賭場稱這樣的為「疊碼仔」。

「疊碼仔」為富豪們準備好了一切,VIP包廂、遊艇美女、醇酒雪茄、不知洞外日月的狂歡,一摞摞籌碼推倒代表著一箱箱黑錢被洗白。

東北小伙無疑是這些「疊碼仔」中最出色、最走運的一位。在賭場他結識了一位來自上海的車姓富豪,這位富豪手裡有著取之不盡資源,但他為人低調,需要找一個人代替他在前面幹活,正好找到了這位東北小伙。

貴人改命。幾年之後,東北小伙從一位普通的馬仔變成了億萬富豪,開啟了他的魔幻人生,從此之後,他的名字在中國資本界人人盡知,他就是紀曉波。

暴富之後,整個世界仿佛都可以踩在腳下。

之前只能在電視里看到的女明星,見識到紀曉波的財力之後,紛紛倒貼追求他。這其中包括吳佩慈、林心如、林允兒、楊恭如、穎兒,都與紀曉波傳出過緋聞。正牌女友吳佩慈,為紀曉波生了三個孩子,卻遲遲沒能等到一個正式的名分,至今也還是「女友」。甚至在兩人吵架冷戰之後,都是吳佩慈主動出來道歉:「是我付出不夠多」。

而那些「雄霸一方」的富豪、企業家、名流,也紛紛上門給紀曉波送錢。其中最知名的兩位,是國美的黃光裕和金立手機的劉立榮。

黃光裕在紀曉波為他專門打造的VIP賭廳,輸了80億,劉立榮則在紀曉波美國的賭場,輸了上百億,甚至因此直接導致金立手機陷入財政危局。

02

這一場資本遊戲

從澳門玩到了美國

究竟是賭錢還是洗錢,不是我們這些升斗小民能夠知道內幕的,據說金立的劉立榮在紀曉波的賭桌上最大的一把牌,一次性就輸了7億美元。

作為中國唯一一塊合法賭博的城市,多年來澳門被中國富豪們當成了資本遊戲的最後一環。

一開始,紀曉波的業務範圍只有一間VIP賭廳和12張賭桌,但隨著越來越多的客源湧入,短短几年內就發展到了七間VIP賭廳和86張賭桌,每年從賭場拿到的抽成都在4億以上。

紀曉波的客人,是中國最有錢的一批人,同時,他們也是最瘋狂的「賭徒」。他們一旦坐上了賭桌,眼裡的錢就不是錢了,一摞摞的籌碼推出去,眼睛都不眨一下。

2014年,中國開始了大規模的反腐運動,澳門賭場的紙醉金迷開始黯淡起來。紀曉波的客戶再也不像從前那樣如流水不斷,於是,早就做好後路打算的紀曉波,在這一年將這場資本遊戲換了個地方——美國塞班島。

塞班島是美國在太平洋的上的領土,從2009年11月29日起,正式歸屬美國聯邦政府,也是唯一一個對華免簽的美國領地,中國公民享受45天免簽入境政策。在國內反腐高壓下,澳門的VIP賭廳空了,而塞班島賭桌上山一樣的高的籌碼背後,多了許多中國面孔。

紀曉波拿到了塞班島第一張合法的博彩執照,並給他的賭場取名為「博華皇宮」。

「博華皇宮」

為了給這座「皇宮」造勢,紀曉波的女友吳佩慈親自出馬,在這裡舉辦了第十一屆亞洲超模大賽。各國的青春佳麗齊聚塞班,看得一眾大佬心花怒放。

還舉辦了第一屆「塞班電影節」,請來了一眾大胸長腿的網紅站台,煞有介事地給當年的中國電影演員頒獎。

在美國的領土,一幫中國人蓋起了「皇宮」,辦起了電影節,幾十張賭桌夜以繼日地吞吐金錢,一場場「趴體」不分晝夜地花天酒地,這場中國的資本遊戲,肯定讓美國人看傻了眼。

03

謠言不斷緋聞纏身

這難道就是有錢人的快樂

有錢人的快樂,普通人是想像不到的。同樣,有錢人的煩惱,也是普通人聞所未聞的。

紀曉波的煩惱,除了和眾多女明星的緋聞,還有就是不斷傳出他「被抓」的謠言。

2018年,國家的反腐力度不減,幾個身居高位的人紛紛落馬。而紀曉波也正好在這段時間「消失了半年」。於是外界紛紛傳聞,他被抓了。甚至爆出「驚人內幕」:紀曉波涉嫌洗黑錢700億美元,於11月5日在香港被抓。

700億美元!世界首富也沒這麼多錢啊。

面對這樣的謠言,吳佩慈不得不發微博澄清:將起訴造謠者。

好在後來,吳佩慈又在微博曬出紀曉波在博華皇宮前的照片,重新出現在公眾視野,才讓這種謠言不攻自破。

但是,紀曉波始終無法擺脫這樣的「謠言」,因為他的發家史始終帶著神秘,充滿了灰色地帶。包括他現在的「博華皇宮」,讓多少「劉立榮」輸掉億萬家財,這些錢,又是怎樣從嚴管資金外流的中國出境的?光是這一條,就很難解釋清楚。

當然,開賭場的紀曉波不需要為客戶的資金做出解釋,但,這些錢是真的輸了,還是被洗白了,如果真要查起來,紀曉波是否有說明的義務呢?

畢竟紀曉波的人生已經夠魔幻了,這位靠著介紹大陸富豪去澳門賭博賺去中介發家的東北小伙,曾經改變他命運的上海富豪已經「進去」了,他是為之心驚膽戰?還是暗自慶幸?

有錢人的煩惱,我們真是想像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