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弄巧成拙!本想離間歐洲,結果讓歐洲更願與中國合作

2019年07月11日     17,467     檢舉

近日,美英互懟成為跨大西洋外交的新亮點。英媒披露了多份英國駐美大使金·達羅克發給本國政府的備忘錄和電報,達羅克在這些文件中對美國政府評價甚低,稱其「運行不暢」「難以預測」「能力不足」。

對此,美國總統特朗普回應稱,「我不認識這位大使,但是,他在美國並未受到好評,我們不會再與他打交道了」,更不忘藉此攻擊一下特蕾莎梅,稱英國很快將擁有一位新首相對英國來說是一個「好消息」。風波之下,達羅克於當地時間10日宣布辭職。

在歷史上,美國與英國的「特殊關係」十分穩固。兩國不僅在價值觀念、社會文化等軟實力方面相互交融,在安全防務、經貿金融等硬實力方面也互為屏障。可以說美英彼此早已成為各自國際戰略中不容或缺的一環。

特朗普上台之後,兩國的民粹主義亦是「交相輝映」:美國中下層民眾將其生活困難歸咎於新興國家,英國平民則將其本國的社會經濟壓力歸咎於歐洲大陸;美國在全球範圍內熱衷於「退群」,英國則在歐洲範圍內熱衷於「脫歐」;美國排斥拉美移民,英國排斥伊斯蘭難民。一時間,美國和英國在「特殊關係」下發生了「同頻共振」,甚至有觀點認為,特朗普上台與英國脫歐公投共同標誌著「逆全球化」時代的開始。

「特殊關係」的背後,是美國和英國對雙邊關係的良性預期。美國的對英政策從屬於其對歐政策,希望通過分化歐洲實現對歐洲的控制,使歐洲各國自覺併入美國的戰略軌道,成為美國「管理」世界的幫手。

因此,特朗普政府不僅支持英國脫歐,還對歐洲一體化的「基石國家」——法國和德國多加指責。英國一方面希望通過脫歐擺脫「歐洲義務」,另一方面又不希望本國在大西洋政治格局中陷入孤立,需要在實現脫歐之後「換車」搭乘。因此,失去歐洲的英國今後將更加需要美國提供經濟和外交支持。

但事實上,美國和英國都打錯了算盤。美國以分而治之的方式對待歐洲反而促使歐洲大陸國家更加團結,並使歐洲國家在中美歐「戰略大三角」中日益傾向於與中國合作。而且即使美國成功,一個一盤散沙的歐洲不僅無法成為美國維持霸權,分擔公共產品的幫手,反而會在跨大西洋關係中成為美國的負擔——「既然美國不希望我們統一,那麼統一帶來的福利當然應由美國提供」。

換言之,強大的歐洲不會聽話,無心服從美國;聽話的歐洲不會強大,無法幫助美國。無論美國的「連橫」戰略能否破解歐洲的「合縱」,對於美國皆無益處。

而英國的「脫歐入美」之計則更是一廂情願,「美國優先」之下沒有「特殊關係」,除非英國在擺脫「歐洲義務」之後自願背上「美國義務」,否則美國沒有理由對英國區別對待。事實上,特朗普政府給英國提供的貿易條款與2018年的《美墨加協定》如出一轍,要求英國與「非市場國家」進行自由貿易須徵得美國同意,其本質是逼迫英國在中美兩大市場之間做出選擇,完全沒有考慮英國利益。

因此,當美英預期被殘酷的現實打破,尤其是處於劣勢的英國無法實現利益目標時,所謂的「特殊關係」也就變得不堪一擊。此次美英相互指責只是雙方利益矛盾所展現出的冰山一角,達羅克口中的「運行不暢」「難以預測」「能力不足」,不僅適用於美國,也適用於英國;而特朗普所指責的「特蕾莎·梅處理『脫歐』問題的方式」,正是美國處理「退群」問題的方式。

美英「兄弟反目」已經向世界清晰地傳達出亮點信息:一是美國在全球範圍內的領導力正在下降,對於盟友既無法用硬實力控制,也無法用軟實力感化。二是美英關係不過是「錦上可添花、雪中不送炭、落井必下石」的權力關係,無論雙方如何包裝,都無法掩飾對彼此預期落空之後的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