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古發現兩千年前匈奴稀世珍寶,難怪他們能稱霸北方草原200年

2019年07月11日     11,152     檢舉

公元1972年1月11日,居住在內蒙古伊克昭盟,一位76歲的老人王美子,在撿龍骨的時候,無意間發現了一些銅箭頭和一根鐵棍,而且鐵棍的棍頭上還包有金片,隨後他又陸續發現了很多古代的金銀器物,老人不由得大喜過望。隨後王美子老人將這個意外的發現告訴了鄉村們。

他們將發現的這些珍寶賣了換錢。由於當時人們的文物保護意識很差,很多人連什麼是文物都不清楚,當時為了保證金子的純度,銀行的工作人員甚至還協助村民,把文物上鑲嵌的瑪瑙、玉石、松石等嵌物給砸了下來,結果導致一些珍貴的文物被損毀。好在一個懂行的銀行職員向上面反饋此事。

接著專家趕到現場,除了把銀行收購的所有文物追回之外,還收回了村民手裡的金銀器物。緊接著,文物局加派人手,對沙窩子進行了挖掘。經過數日的努力,共出土200多件金銀器具,並確定該處就是2000多年前的匈奴貴族墓葬群。

在眾多文物中最閃耀的無疑是匈奴王金冠,此物被譽為「草原瑰寶」,是目前國內發現唯一的匈奴貴族金冠飾。現為內蒙古博物館鎮館之寶。

這件鷹頂金冠飾由冠和額圈組成,純金材料,總重約1.5公斤。這套金冠飾的主體造型是一展翅的雄鷹站立在一個刻有狼羊咬斗紋的冠狀體上,俯瞰著大地;額圈由三條半圓形金條榫鉚插合而成,上有浮雕臥虎,臥式盤角羊和臥馬造型,中間部分為繩索紋。

其造型奇特,製作精湛,不僅是藝術珍品,而且是權力的象徵,堪稱匈奴文物瑰寶,承載著游牧民族創造輝煌草原文明的歷史、文化意義。其鑄造工藝、造型藝術代表匈奴青銅器的最高水平。

在我們固有的思維中,一直認為北方游牧民族都是一種野蠻未開化的,所以許多人也覺得這樣的一些族群,生產力自然而然的,肯定非常的低下。然而,匈奴王金冠的發現,一下子打破了人們的固有看法,它表明了在遙遠的戰國時期,匈奴在金屬冶煉和鑄造技術上面就完全不輸於漢民族了。

據《史記·匈奴列傳》等史籍記載:匈奴人早期活動在大漠以南的鄂爾多斯、河套及陰山一帶。當時匈奴人已經熟練的掌握了青銅器冶煉技術,尤以鄂爾多斯的青銅器最為著名,通常被人們稱之為「鄂爾多斯式的青銅器」。當年匈奴的冶煉技術甚至影響到了中原漢族。

從考古發掘的文物,我們可以看到:鐵製品中有箭杆、箭、鏃、鳴鏑、斧、錛、馬勒;青銅製品中有爐、刀、劍、斧、鼎、壺、鏡、飾牌、馬勒、雙耳鍋、車軸頭、三角台、戰馬護面具等;金製品中有祭天金人、金留犁、金盔甲、金飾片等。

無論是鐵製品,還是青銅器、金製品,都反映出匈奴人的製作工藝相當之高。這就不難解釋為何當年匈奴能夠稱霸中國北方草原200年了。

那麼,我們的疑問是神秘匈奴到底起源在哪?最後歸向何處?文明程度有多高呢?

王國維在《鬼方昆夷獫狁考》中,把匈奴名稱的演變作了系統的概括,認為商朝時的鬼方、混夷,周朝時的獫狁,春秋時的戎、狄,戰國時的胡,都是後世所謂的匈奴。

所以說,眾說紛紜,並未取得統一。無論匈奴是否為華夏民族的後裔,可以確定的是,匈奴是一個在風俗習慣上與當時的華夏民族大相逕庭的民族。

公元前318年,匈奴配合韓、魏、趙、燕、齊五國聯合攻打秦國。這是「匈奴」這個名稱和民族出現在我們的史書中最早的時間。這以後,匈奴便開始散見於各種典籍的記載。

戰國時代,北方草原民族被統稱為「胡」,秦、趙、燕都建了長城抵拒胡人。秦始皇統一天下之後,派蒙恬北伐,奪取河南地(河套地區),並且將原本秦趙燕的長城連接起來。同時期,匈奴出現了第一位「單于」頭曼單于,可是匈奴在草原上卻並非最強,東邊的東胡最強,西邊的月氏也不弱,頭曼單于打不過蒙恬而北徙,等到蒙恬死後,匈奴才回到河南地。後來頭曼單于的兒子冒頓發動政變,奪取了王位。也就是這個冒頓真正讓匈奴威震北方。

他帶領強大起來的匈奴,西擊月氏,北服丁零、堅昆等部,南吞白羊、樓煩二王,更大舉侵入戰國時秦、燕、趙舊地。此時正值楚漢爭霸,項羽和劉邦都無暇北顧。於是,匈奴的國力在冒頓時期達到極盛,號稱有控弦之士三十萬,將周邊的小國家、小部落悉數納入麾下。

崛起後的冒頓按照漢人大小侯國的設置,開始分置左右賢王、左右谷蠡王、左右大將、左右大都尉等稱號,治理部落。

而冒頓崛起的時候,中原正處於楚漢爭霸,劉邦和項羽都無法顧及匈奴,等到劉邦徹底擊敗項羽,建立大漢王朝的時候。他將目標對準了匈奴,因為剛剛擊敗項羽,所以,劉邦很傲嬌,連項羽這麼強大的對手都被我打敗,匈奴何懼之有?

所以,公元前200年,心高氣傲的劉邦率領三十二萬大軍,御駕親征。可惜輕敵的劉邦被冒頓的四十萬大軍將劉邦圍困在白登山,劉邦最後狼狽脫困。這在中國歷史上稱為「白登之恥」,之後,劉邦一直到逝世都不敢提匈奴,而大漢王朝只能以和親政策籠絡匈奴。

劉邦去世後,冒頓單于調戲劉邦的夫人,措辭輕薄:「你剛剛喪夫,而我目前沒有閼氏,我倆剛好可以湊一對。」

呂后大怒,想反擊匈奴,可是在群臣勸說之下,婉言回復,繼續和親。之後的漢文帝、漢景帝時期,匈奴不時「南下牧馬」,漢帝國都態度退讓,沿襲和親政策。

漢匈這種關係,直到冒頓單于去世,漢武帝上台。冒頓去世,繼承人都沒有冒頓那種雄風,而漢武帝更是雄才偉略,他決定不在對匈奴卑躬屈膝,而是連番派出大軍北伐匈奴,尤其是衛青、霍去病兩員大將的時代,獲得了輝煌的戰果。尤其是霍去病每戰皆捷,終於得以「封狼居胥」(在今蒙古國肯特山祭天),瀚海(今貝加爾湖)以南不再有單于王庭(匈奴的中央政府所在,隨單于行止而遷移)。

雖然匈奴並沒有徹底的消失,甚至時不時的南下而牧馬,但漢武帝給匈奴沉重一擊,匈奴大不如以前了。東漢的時候,匈奴漸漸衰落。

東漢征匈奴之戰,歷經漢明帝、和帝兩代之奮戰,終於於漢和帝永元三年,公元91年,將北匈奴徹底擊敗,並於其後2年,滅亡了北匈奴。

從此,匈奴從歷史上消失。匈奴從公元前三世紀前後(戰國時期)興起,於公元一世紀(東漢時期)衰落,在大漠南北活躍了約三百多年。

他們之所以能夠稱霸這麼久,得益於其文明的程度。而匈奴王金冠就是他們文明的代表,也是他們為什麼能稱霸北方草原200年不到的證據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