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宣布啟動對中國301條款調查

2017年08月19日     579     檢舉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宣布啟動對中國301條款調查

美國貿易代表Robert Lighthizer

北京時間周六(8月19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宣布啟動對中國的301條款調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在電子郵件中說,調查的目的是確定中國在技術轉讓、智慧財產權和創新方面的法律或政策是否歧視美國企業。

周一特朗普指示美國貿易代表考慮是否根據1974年「貿易法」的第301 條款對中國實施調查。

美國貿易代表Robert Lighthizer在聲明中說:「在與利益相關者及其它政府機構協商後,我認為這些關鍵問題值得深入調查」。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在其網站上發布了相關調查細節,包括提交意見和要求出席聽證會的截止日期等。

推薦閱讀

與世界對話| 拿中國貿易開刀,特朗普對付朝鮮的如意算盤

作者:徐一凡鳳凰國際智庫美國觀察員

編者按:特朗普要對中國貿易發起301調查的傳言已有數周,他對美中貿易不滿、想針對中國採取報復措施更是由來已久,這次「靴子」終於落地。

8月14日,特朗普宣布了這次行動,授權貿易代表對「就竊取智慧財產權、強制美國公司轉讓技術等,是否對中國發起301調查或採取其他措施」進行調查。

白宮官員把「百日計劃」、全面經濟對話美中雙方在許多關鍵領域並未達成一致作為此次貿易行動的理由之一。然而,自WTO成立後,作為美國單邊貿易法規定,這種「單邊制裁」被明文禁止。

美國為何偏偏選了一把「鈍刀子」對準中國?在智庫觀察員看來,「301調查」乃至貿易代表最終決定「懲罰」中國的舉措並不是目的。真正的目有兩點:向朝鮮施壓,以及在經貿上獲得更多中國讓步。

不惜在調查上採取額外步驟讓這把刀更「鈍」,特朗普是在把調查當籌碼用。然而「鈍刀子」仍是美國向中國釋放出的一種信號,真正的貿易戰仍在醞釀。本期《與世界對話》,鳳凰國際智庫美國觀察員對此次特朗普對華「301」調查原因及影響進行解讀。

特朗普的算盤:打中國貿易牌

對中國貿易發起「301調查」,在相關人士看來是遲早的事。特朗普的公開言論和人事布局為這次「發難」做足了鋪墊。

最早讓各方產生「中美貿易戰」質疑的,是特朗普對彼得·納瓦羅的任命。去年12月21日,當選不久的特朗普就迅速宣布將新建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並任命對華態度一貫強硬的經濟學家彼得·納瓦羅為主席,自此埋下了中美貿易戰的種子。在經歷了幾個月的沉寂、失勢傳言後,這位納瓦羅先生在8月12日白宮的媒體電話會議里正式宣布,特朗普將在兩天後的演講中談論對中國301貿易調查事宜。

在納瓦羅看來,特朗普此次對中國的貿易調查不只是出於保護美國企業技術和智慧財產權的考慮,也是為了兌現其競選時的承諾。兩天後,特朗普簽署行政備忘錄,要求美國代表同為「對華強硬派」的萊特希澤根據1974年貿易法的302(b),確定是否就中國的法律、政策、做法和行動存不存在盜取美國智慧財產權、強迫美國公司轉讓技術等不當和歧視性的內容展開調查。

特朗普本人曾多次公開抱怨美中貿易不平衡、中國人搶走了我們的工作、美中貿易巨大逆差是中國不公平貿易行為造成的。抱怨歸抱怨,今年4月在海湖莊園「習特會」上,中美還是迎來了首個「蜜月期」。特朗普除了多次強調他對中國元首的好印象、兩人之間的密切關係外,還明確表示不會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

特朗普對美中貿易不平衡口風最「寬容」的一段時間,也正是兩國正在就雙方經貿問題通過百日計劃進行談判、協商的時候。在百日計劃期間,美國牛肉時隔14年後扣開中國市場大門,美國大米首次確定可以出口中國。除農產品外,金融服務、能源、投資等領域,兩國的協商也取得了進展,還制定了未來一年的經濟合作對話。

然而這場經濟合作對話在美國專家看來卻並不樂觀。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柯克加德直言「沒什麼值得發布的消息」,前世界銀行官員、現布魯金斯學會經濟學家杜大偉認為「取得成果非常有限」。而在12日白宮宣布特朗普要就對華貿易調查發表演講的電話會議上,白宮官員把「百日計劃」、全面經濟對話美中雙方在許多關鍵領域並未達成一致作為此次貿易行動的重要原因之一。

想戳中國軟肋,為何選了一把「鈍刀子」?

特朗普將這次針對中國採取的貿易調查看作一次對華的「大行動」。不過介於「301貿易調查」本身所面對的爭議、起到的效果、以及以朝鮮問題為代表的特朗普們的顧忌等,決定了它只能是把「鈍刀子」。

「301條款」,即美國1974年貿易法的第301條。美國總統可以對外國影響美國商業的不公正、不合理的關稅或其他進口性限制採取廣泛報復措施。過去,美國曾經對亞洲「四小龍」和日本等進行過「301調查」,取得過不錯的效果。不過世界貿易組織成立以來,作為美國單邊貿易法規定,容易落人貿易保護的口實,「301條款」已經過時。

「301調查」所導致的制裁實際上都屬於脫離WTO仲裁機制的「單邊制裁」,被WTO明文禁止。如果美國這樣做了,其實就是違反WTO規則,破壞了貿易領域的多邊機制主導的國際秩序。WTO成立於1994年,而英國媒體路透社曾有統計,1995年以後,沒有任何一次「301調查」以貿易制裁收尾,這並非巧合。

中國加入WTO以後,有幾次美國相關組織向美國政府申請針對中國的「301調查」,政府並未批准。2010年,美國政府對中國真正發起了清潔能源領域的「301調查」,最終移交了WTO框架,兩國談判解決了。所以「301調查」本身「殺傷力」有限,不過是一把「鈍刀子」。

白宮也好,特朗普本人也罷,為什麼要使用這把效果有限且不知什麼時候真正起作用的「鈍刀子」?「301調查」乃至貿易代表最終決定「懲罰」中國的舉措並不是目的,真正的目的在兩方面向中國施壓。經貿方面,美國在最近與中國的貿易協商中對所得到的好處與讓步並不滿意,還想通過進一步的諮詢、協商、談判獲得市場准入、「退還竊取智慧財產權所得」等方面的更多好處,這是擺在明面上的。

而他們閃爍其詞甚至矢口否認,其實人們心知肚明的,主要在於朝鮮。儘管白宮官員特彆強調「這裡的經貿問題和朝鮮問題等國家安全問題沒有關聯」。但特朗普一貫將「貿易」和「朝鮮」並列為美中之間兩大問題,並常常以「如果中國在朝鮮問題上做得更多我就給他們貿易上的好交易」、「中國在朝鮮問題上對我們的幫助有限為什麼貿易上還要占我們這麼大便宜」的交易邏輯示人。

幾天前,特朗普還明白地對媒體表示「如果中國幫助我們(解決朝鮮問題),我對貿易的感受會迥異」。朝鮮和美國最近的嘴仗激烈無比,原本定於十天前宣布的對華「貿易調查」推遲至今,不少人認為是由於美國需要中國在聯合國安理會加大對朝制裁的決議上投下贊成票。這似乎說明了美國的「雞賊」、「過河拆橋」,但另一方面又何嘗不說明美國的「顧忌」——外交手段解決朝鮮問題,需要中國出大力。

真的要「給朝鮮點顏色看看」,美國也非常需要中國至少不反對。就算現在官員否認、特朗普自己也不提了,其實他們都希望貿易方面的壓力能讓中國在朝鮮問題上出手更重。使用「鈍刀子」,甚至採取一些額外步驟讓這把刀子更「鈍」,特朗普是在把刀子當籌碼用。

本次調查不過「瘙癢」,真正的貿易戰仍在醞釀

中國經濟問題學者馬修·古德曼對此表示,從歷屆美國政府來看,對中國「不公平貿易行為」不滿、採取調查等措施十分普遍。美國專家裡,和這位自身白宮幕僚看法一致的不在少數。他們覺得中國的一些貿易行為「涉嫌」不公正,調查一下無可厚非。

然而,熱衷於「貿易保護」的貿易代表萊特希澤的調查之後,可能會採取發起真正的「301調查」,這期間兩國之間可能會有一系列的協商。協商若是破裂,限制中國產品進口、提高關稅等措施可能會輪番招呼。

從一步到下一步,「中美貿易戰」的可能性並沒有消失。如果真的走到根據「301條款」調查後的「措施」,貿易戰也就算是拉開了序幕。此時,「鈍刀子」不僅成了「利刃」,基本已經算是火炮攻擊了。而如果貿易戰真的開打,美中兩敗俱傷幾乎是肯定的,以美國、中國的經濟體量,世界都要受到波及也不是誇張。

中國商務部在「傳說」特朗普要對中國發起調查、白宮「預告」和特朗普今天真正簽署了相關行政備忘錄之後,都有所回應。之前基本都是在強調中美經貿關係密切,打貿易戰對誰都沒有好處,之後則措辭堅決地表示「若美方採取損害雙方經貿關係舉動,中方必將採取適當措施堅決捍衛合法權益」。

美國在用「鈍刀子」,中國也就用假設預期。但美國真有舉動,從WTO訴訟到貿易報復,中國應該也不會手軟。一來一往,矛盾可能會升級。儘管真正的貿易戰爆發的幾率不高,但難免讓人憂慮。

更重要的是,緊密的經貿關係向來被稱為中美關係的「壓艙石」和「穩定器」。「鈍刀子」使多了,難免損害兩國的經貿合作,進而損害其他方面的合作。確實,美方強調朝鮮和貿易是兩碼事,中方也說了「朝鮮半島問題和經貿問題是不同範疇的問題」。

 

問題在於,因為經貿矛盾乃至貿易戰而互相不滿的兩個國家,能否在其他方面或者需要共同面對的全球議題上心無芥蒂地合作?比如,多次被美國譴責為「全球安全威脅」的朝核問題,是否會趁著中美忙於貿易戰而愈演愈烈不可收拾?這裡,「鈍刀子」簡直變成了「核武器」本身。

特朗普在8月14日簽署行政備忘錄後數小時,布魯金斯學會的三位重量級專家貝德(Jeffery Bader)、杜大偉(David Dollar)、何瑞恩(Ryan Hass)就聯名發表了洋洋洒洒的評論文章。這三位有著豐富政府和研究雙重經驗的前高官、現學者在文中指出,特朗普成為總統半年有餘,在處理與中國的關係時集中於朝鮮和貿易兩大問題卻毫無戰略,不時向中國發出矛盾、混亂的信息,限制了美國與中國合作的能力。

特朗普對中國揮舞的這把「鈍刀子」,就是「矛盾、混亂信息」的最好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