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爾斯·萊恩:美國正在醞釀一場更大的衝突,只缺一根導火索

2017年08月19日     2,054     檢舉

還記得那位在特朗普就職後為觀察者網來信的普通美國朋友查爾斯·萊恩嗎?對於在夏洛茨維爾發生的嚴重衝突,他又向觀察者網來稿闡述己見。他悲觀地認為,夏洛茨維爾事件正式宣告了美國憲法的死亡。美國社會目前被幾股思潮分裂,更大的衝突正在醞釀當中,缺的只是一個導火索。

在私下的郵件交流中,他甚至認為美國社會現在處於德國魏瑪時期同樣的歷史環境,缺的可能只是一場經濟危機。然後全部擠壓的憤怒就都會釋放出來。

觀察者網持中立立場,僅通過發表萊恩的文章,幫助讀者了解美國保守派是如何看待當前局勢的。

原文編譯如下:

8月12日早上11:40左右,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壽終正寢。

沒有葬禮進行曲,沒有冗長的墓誌銘,也沒有報紙為它登一份訃告,更沒有人在墓前為她說一句好聽話。

維吉尼亞州長Terry McAuliffe向美國生活方式的核心精神開了一槍。

查爾斯·萊恩:美國正在醞釀一場更大的衝突,只缺一根導火索

維吉尼亞州長Terry McAuliffe,圖片來自網絡

人們總認為第一修正案給了人們自由表達的自由,即使表達的內容不受歡迎,甚至聽起來冒犯或粗魯。人們經常說:「我不贊同你的話,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

在過去,人們多多少少都認同這就是我們的法律所要捍衛的價值觀。但是最近幾個月,事態正在發生改變。學者們反覆強調,如果把一些特定的單詞拼在一起,然後扔出去攻擊別人,就會被視為「仇恨言論(hate speech)」。而他們推動通過了大量法律,來保護窮人和弱者免受這種言論的攻擊。

當一群身份不同的白人聚集在夏洛茨維爾(Charlottesville)的時候,他們的本意僅僅是抗議夏洛茨維爾市政府推倒羅伯特·李將軍的雕像。李將軍曾是邦聯的領導人之一。這些抗議者認為,市政府勾結各方勢力推倒雕像只是為了達成一個目的,那就是摧毀白人的身份認同。

活動組織者仔細研究了市政府、州政府甚至聯邦的繁文縟節,在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的支持下贏得了一場官司。他們還計劃發表一系列的演講並發動遊行。

很遺憾,演說和遊行都沒有實現,他們被自稱反法西斯行動(Antifa)的人給破壞了。Antifa和一群自由派聯合行動,在早上10點就湧入到原計劃的遊行場地。占領場地後,開始對李將軍捍衛者進行瘋狂的辱罵,甚至還對捍衛者投擲物品甚至尿液。

查爾斯·萊恩:美國正在醞釀一場更大的衝突,只缺一根導火索

集會中的反對拆除雕像派,圖片來自網絡

11:40的時候,在原計劃遊行準備開始前,州長就宣布將夏洛茨維爾發生的對抗定義為州緊急狀態,並在該地區開始實行軍事戒嚴。要知道州長曾經支持過這些人的訴求。

宣布了緊急狀態後,警察迅速進場,將集會驅散,迫使參與者放棄了他們還沒開始的集會,踐踏了他們的立場,傷害了他們的個人財產。很多人沒料到州長竟會反覆無常,因此被逮捕。

這是一個「質問者否決權(heckler's veto)」的完美案例。所謂質問者否決權,就是當你不認同發言者的觀點時,你就用一些「手段」讓他們靜音。

在夏洛茨維爾,Antifa和自由派搶占抗議者的預訂地盤,通過暴力手段踐踏了抗議者發表個人觀點的權利。這撕毀了美式烏托邦的謊言面紗。的確,有一些抗議者屬於極端派,他們的言行既具有挑釁性,又具有爭議性。不過Antifa現身肯定是導致局勢失控的主要原因。

McAuliffe州長單方面插手民主的抗議活動,阻止人們發表不同意見。這種踐踏憲法精神的人就在我們的政府內操持權柄!

《華盛頓郵報》的口號是民主在黑暗中死去。8月12日,我們的國家出現了黑暗,民主已經走在死亡的路上了。

那麼,這場衝突將會何去何從呢?兩方都沒有要退縮的意思。國家社會主義傳統主義工人黨領袖赫姆巴赫就宣稱這不是結束,這只是開始。他曾經明確表示,我們不會退縮,而且已經在計劃更大的遊行。

查爾斯·萊恩:美國正在醞釀一場更大的衝突,只缺一根導火索

國家社會主義傳統主義工人黨領袖赫姆巴赫,圖片來自網絡

美國正漸漸變成一個戰場,各種意識形態將要迎來決戰,這場大戰將會決定國家的未來。

曾經的鬥爭都將回歸,民族主義,馬克思主義,保護傳統,革命運動……所有人都在猜測到底誰會獲勝。左派組織在媒體,學術界和各種各樣的利益集團的掩護下成長起來。而右翼團體繼承了國父們的光榮傳統,在各地組成了民兵組織。獲勝者可以用自己的意識形態來重塑這個國家。誰都不知道誰會獲得最終的勝利。

不過有一件事情是肯定的,那就是憲法已死。在偉大的事情發生的時候,很多人都不會意識到。但是在若干年之後人們回首再看,就會發現先發在夏洛茨維爾靜靜倒地。而憲法的死亡將無疑影響到未來數十年的美國和國際局勢。